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行家:千心时间:2012年06月27日 笔者前一篇博文分析考证认为“因辽朝官方出于政治需要伪造了辽兴宗仁懿皇后的齿序,实际上仁懿皇后极有可能是萧孝穆的庶女。现结合契丹文《仁懿皇后契哀册》的研究成果和汉文《秦越国妃墓志铭》(辽道宗寿昌二年)的记载,对前论做出补充。根据学者们对契丹文《仁懿皇后哀册》的解读成果,仁懿皇后于大康二年(公元1076年)去世,享年六十二岁(感谢博友“大意觉迷”提供的信息)。通过计算,我们可以知道以下史实:仁懿皇后出…[详细]

行家:千心时间:2012年06月22日 笔者曾写过一篇小文,谈论辽代大臣耶律元佐的婚姻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ba23430100uqy5.html现在笔者认为有部分论述必须予以修正和补充,特再写一篇小文予以说明。欢迎教正。一,关于耶律元佐原配夫人推论的修正根据《秦王发愿纪事碑》记载,我们可以知道,耶律元佐的岳父萧孝穆出生于辽景宗乾亨三年(详见http://blog.sina.com.cn/…[详细]

行家:千心时间:2012年03月15日 《辽史.公主表》记载“白氏生四女:十哥,第十,封三河郡主,進封公主。下嫁奚王蕭高九。关于这位驸马都尉奚王高九的身份,《辽代石刻文续编》的作者和冯永谦先生都认为是秦国太妃之第三子萧孝诚。(冯永谦先生的论述见《东北考古研究.第一辑》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出版)。但是,根据近年出土的萧和家族墓地出土的《皇太叔祖妃萧氏哀册》(天祚帝乾统十年),《梁国太妃墓志铭》(乾统七年)的记载可以确定萧孝诚的契丹名为…[详细]

行家:千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承天太后子女生卒年列表近阅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其卷实际上非常详细的记载了承天太后所有子女的生年。先引用原文如下:“七月己酉,契丹供奉官李信来归。信言其国中事云:「戎主之父明记,号景宗,后萧氏,挟力宰相之女,凡四子:长名隆绪,即戎主;次名赞,伪封梁王,今年三十一;次名高七,伪封吴王,年二十五;次名郑哥,八月而夭。女三人:长曰燕哥,年三十四,适萧氏弟北宰相留住哥,伪署驸马都尉【七】;次曰长寿奴,…[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八月酷暑,放眼看去,什么都是了无生气。幸好行宫本就为避暑而建,比别处是清凉多了。…[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一人急奔入殿,凭第一眼就能概括他的形象:能干!脸上线条冷硬,可见此君属百年一笑型。身材瘦长高挑,表明此君不愿多长半两肉。步子急而不乱,并且毫无声响,很是教人心定。总之,不用想也知道,他会是谁了。“微臣叩见国主。”嵬里如风伏身跪下,目光炯炯。李元昊看着这位从十三岁起,便随侍在侧的老者,心里安定了许多。他从辽国学会了设立“腹心部”,培植自己的心腹。他知道,此人就是自己的“心腹”之一。嵬里如风的心情和他…[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因为这三人本身就是利器,夺命的利器!摆明了,他们是--刺客!刺入的瞬间,阁内没有丝毫声响--杀人者没有出声,被杀者尚未出声。孤石、鹫丽、鹘丽明明已退到门边,堵住阁门,这突来的三人却如过无人之地穿刺而过。他们的目标专一、明显,余者视而不见--李元昊!大夏国主李元昊!阁外侍卫林立,然,皆属远水!电光火石间,“哼。”有人冷哼。不屑、不悦相溶。能发出这种冷哼的,小小如玉阁内,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李元昊。他…[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成命”两字力度特重,嘲讽彰显。“日落前让孤石等搬离避暑庄。”孤石视李元昊的嘲讽为无物。“哈哈,孤石公主打算如何说服孤?”李元昊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无聊,和其它女子一样,不是贪图富贵,就是迷恋他这个人,或两者兼有,总之摆明要赖着不走。图片1“孤石只能告诉国主,要孤石回国,除了国主的命令,还得有我父王的圣旨。”孤石昂首,坦然与李元昊对视。不可否认,元昊的逼视,让人有臣服的欲望,她几乎不能坚持。但她是…[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回鹘公主和大夏王的斗法埃杜哈是真的诧异了。公主对人情事故的漠不关心并非一朝一夕,但人家换主子国主都两个月了,居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哦?”这个哦,表示了孤石难得一见的惊奇,“狼子李元昊即位了,大夏怎会平静?”图片1孤石终于还是补了一句,而这一句直让屋里的三个人直起了眼,也吓破了胆。在回鹘国李元昊的勇猛残暴,诡计多端,端的是令国人闻名丧胆,此时瘦弱的公主开口便指斥其…[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盯住凉亭,三个丫头已跪下行礼。本来心情就不好,再教这突发事件一搅,更是一肚子气。冷了脸:“野利公公,念你是先王的老臣子,孤不治你罪,不过,日落之前,必须将所有闲杂人等送出避暑庄!”这一说到“孤”,李元昊心中一动,怎么是如此个称号,孤石,有点意思。不过,话说了出来,就不能再收回。“闲杂人等”自然是指孤石公主一行。日落之前?这命令未免太不近人情,不过,自家性命最是重要。图片1“奴才接旨。”野利公公可是…[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不防多一桩意外驼车里却是喧闹温暖。“主子您可把我们急死了!”孤石悄悄潜回,撞上鹫丽鹘丽的六神无主。不由分说,鹫丽抢先抱住了她。这两个丫头,定是顾虑着主子名节,只干着急,却不敢告知埃杜哈,派人找寻。孤石任鹫丽抱住,想起刚才那一路凉意,倍感温馨。原来越是无情的人,越在意情啊!图片1这可又是一个顿悟。孤石满足的闭眼,有鹫丽鹘丽,也算不枉此生了。她的要求,向来不高,呵。鹘丽却发现了主子的不妥:“呀!主子身…[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以上省去13000字,写的是李元昊偷袭甘州回鹘成功,回鹘王的无奈——孤石的吃惊——她竟然不知道身边还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回鹘实际上面临的是亡国的局面。可是,嬷嬷终于向她讲述了母亲的身世。但一切都改变不了她去当和亲公主的命运。于是,她平静的上路了。)乱花渐欲迷人眼。这七个字,写的明明是春景,可用在这夏初,分外合适。回鹘国都城与大夏灵州城间有一个月行程,过了沙漠,一路走来,就都是有些热闹的乡镇了-…[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五妹妹,你倒是越长越标致了。”反常地,却见大公主移步过来,且亲热有加喊起“妹妹”。孤石忙福身行礼:“谢大公主夸奖。”“今年可是十五了?”大公主也不过长她三岁,口气却像她的长辈。突来的平和让人起疑,垂下眸,又是福身行礼:“是。谢大公主关心。”“呵,那可不小了,得给五妹妹找附马了。”大公主夸张地喊,其他三人皆嘻笑附和。一时殿内欢声笑语,与珠光宝气辉映,说不尽奢华明丽,风流无尽。图片1鹫丽与鹘丽对望一…[详细]

行家:王德恒时间:2012年02月17日 一天生公主自有用五月,风轻云淡。西域回鹘的王宫,花木如锦。鹘丽在为五公主梳妆。风拂柳,而柳,则不甘地扫向她的发。那是鹘丽一个早晨的心血,及腰的长发,先要梳直,然后盘,绕,结,折,绑,尽天下繁复之能事,方算有了形。再插上各式珠钗,缀上各式孤石,直重如泰山压顶,才算梳好。有此泰山,别说走路,连吸口气,都深觉头上堪危。图片1所以当柳扫过来时,她伸手,阻住柳的不甘,向柳责问道:“唐突佳人,该当何罪?”她说…[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2年02月15日 阿娇从魔境杨柳镇将真伪两份情报取回来后,由于她是把真的情报用猪尿泡包着,用细皮绳栓住,绳挂在牙齿上,猪尿泡包着的真情报吞在肚里,所以前后三天没有吃饭,她嚷嚷饿坏了,讷哥亲自下厨,指挥厨子给她作了秫米甜豆粥,莼菜飞龙蛋、野雉脖、鲜地狸、上鹿唇四式汤,墨鱼角尖荞麦糊,三羽六畜活筋羹,小三牲天梯碎叶煊陀。厨子端上去,阿娇一看就急道:“你们不知道姑娘我三天没吃饭,还要忍那臊气烘烘的味道,快给我炖肉,煮肝,…[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2年02月15日 萧长城的脚是穿着鞋的,那是一双包铁牛皮靴,何况,石祖门的功夫于野兽跑动、扑食、撕打中领悟了许多奥秘。六只狼无论如何也没意识到萧长城会突然趴在了地下,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是以手拄地为轴,双腿如风车般抡开,只听见不断的惨叫声音发出,六只狼都被他踢伤了。但他的大腿上被叨了一口,身子也有几处被狼牙划伤。乌骨碌舞动着他的大镰刀冲了过来,连续斩断了两只狼头,而群狼也全都扑上来了。萧长城这才得手拿起摆放在地下的…[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2年02月15日 据辽史和有关朝鲜的史料记载,在辽兴宗时期,长白山下,松花江两岸一带闹过一次“狼灾”。当时这里人烟稀少,是辽圣宗掳掠了十多万生女真空旷出来的弃地,结果野兽众多,特别是狼成群结队,不但将许多家畜吃尽,而且经常袭击人家,还包围过一个村庄将村庄血洗了,被它们咬死的有几十个人,受伤的更多。后来,辽国不得不出动一种称为“射粮军”的军种来捕杀这群狼,但是,并没有杜绝狼灾。直到生女真贤石鲁的后人要了这块封地,才将…[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2年02月15日 他们两个到了杨柳镇后,很容易的就进入了镇中,因为肉干很多,何况居然有熊掌可以贡献,当然,还有琉疏给的通行腰牌,而且,进了镇中不久,他们就找见了琉疏,一切顺利的太出人意料。琉疏笑吟吟的迎接他们,说道:“去而复返,换了装束,是来救人,还是要当和平使者?阿娇小姐。这位猎户,褡裢装满了肉干,这对我们充满了诱惑力。我想,一定是西宁弱水将军吧。是的,你有理由来,因为,你要破除我们设置的各种机关。”“郡主,您好…[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2年02月15日 完颜阿姣惆怅地走出萧琉疏大大帐,这座大帐刚在这外城支起来不久,却是栅栏重重,兵丁如蚁了。完颜阿姣身上带着萧琉疏给的令牌,所以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出了萧琉疏的大帐,完颜阿姣信步向着城门方向走着。到了一个僻静处,她见四外无人,将头发一拢,掏出一顶毡帽戴上,又粘了两撇胡须,反穿马甲,转身向着倾国饭店走去。图片1正走着,见耶律衮公和押摩荭押着百里清风向萧琉疏的大帐去了。那个朱喜子哪里去了,难道跑掉了?但她知…[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2年02月15日 耶律衮公、百里清风和喜子都愣在那里。只有完颜阿姣心里清楚,师傅以蚂蝗作鞭稍,抽打普通人会流血不止,非圣药而难以治愈。如果遇到吸血之类的妖彰魔法邪门歪道,更有降伏作用。因为蚂蝗是最古老的吸血鬼,以血为食,虽斩成数段,烧化为灰而不死,经过师傅多年研究,以翻卷之法制服住了它,能为石祖门一派所用。此次,听说完颜阿姣执意要去渤海郡为质还要参与渤海舍利军的起义,才给了她这条鞭子。但她也没有想到竟具有如许威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