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君臣父子的初次见面意味着什么?

2011-10-27 21:06:28 本文行家:千心

乾亨四年正月,新年的喜庆气氛还未散尽,皇都上京城北门跃入一骑快马。片刻之后,一位中年官吏一身朝服,头戴进贤冠,以三梁固定,宝珠为饰,绛纱单衣,白色中单为裹,腰佩剑绶,躬身站在了皇后的寝宫中。“臣新任南院枢密使韩德让奉旨觐见皇后陛下。”“韩卿免礼。东西准备好了吧?去见他吧,酌情处置。”皇后示意他起来并吩咐道。“臣明白,请皇后陛下放心。”韩德让温和的回答。“我们的时间有限,但是我们会成功的,把他放在这

乾亨四年正月,新年的喜庆气氛还未散尽,皇都上京城北门跃入一骑快马。

片刻之后,一位中年官吏一身朝服,头戴进贤冠,以三梁固定,宝珠为饰,绛纱单衣,白色中单为裹,腰佩剑绶,躬身站在了皇后的寝宫中。

图片 1图片 1


 

“臣新任南院枢密使韩德让奉旨觐见皇后陛下。”

“韩卿免礼。东西准备好了吧?去见他吧,酌情处置。”皇后示意他起来并吩咐道。

“臣明白,请皇后陛下放心。”韩德让温和的回答。

“我们的时间有限,但是我们会成功的,把他放在这,我们离成功就会越来越近。”皇后将手放在心口处,嫣然一笑,温柔婉顺。

“臣明白。”韩德让边说边向后退出。

宫殿外,侍从递过一只小包裹,韩德让快步向南面走去,片刻后,他站在了一座不大的宫殿前,门前并没有悬挂匾额,但他很清楚,他现在要去见的人将和他一生捆绑,也许今天在很多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平凡皇子,但将来他将肩负天下苍生之安危。

“臣南院枢密使韩德让奉皇后陛下圣谕求见梁王殿下。”温和而有力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

片刻之后,殿门大开,梁王一身朝服,头戴远游冠恭敬站在了他的面前,“韩先生辛苦了,快请里面坐吧。”

“殿下您不可如此,尊卑之序不可轻犯。”韩德让见此情景,站立原地,温和谏阻。

“天地君亲师,尊师之礼,本该如此,先生不必过谦,请进吧。”

走进宽敞的正殿,梁王看着韩德让坐下才坐到书案前。

“母后陛下说,从今天开始您会亲自授课,请开始吧。”梁王显得非常主动。

韩德让对他的态度感到丝丝感动,万分欣慰。

“臣需要先考察您对基础典籍的理解,请您告诉臣,‘亚圣’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国无信不立。”

“……”

民不畏死。”

“则权危矣。”

“敬人者。”

“人恒敬之。”

梁王对答如流。

韩德让惊叹道:“皇后陛下真是教子有方,殿下你前景无量啊。”

“先生谬赞了,还赖你仔细注解,方让我省力不少。”

“臣今日为殿下带来两部新书,不过这两部书都是没有任何标注的,臣不敢写。”韩德让带着三分神秘,七分谦恭说。

梁王来了兴致,“莫非是工匠教材?”

“殿下请看。”韩德让递上了包裹。

梁王打开一看,骤然变色。

“韩先生,这个…..

“殿下乃是今上陛下的嫡长子,将来由您亲自注解这两部书,甚至续写新篇。”

“可是这几年来,父皇母后提及皇储之事,必定争执不休,不做可以吗?我不想失去父皇,我要父皇疼我,整天给我脸色看的日子,我实在受不了,父皇他好冷漠。”梁王被勾起心酸往事,黯然神伤。

韩德让心中不忍,这个孩子尚未出生就和他结缘,韩德让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后,非常失礼的抱住了他,“殿下,现在您不争就有性命之忧,国不可有二君,陛下他很疼你,他只是希望您能轻松一些,可现实是残酷的,请您相信我,我会用全部的力量,在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的情况下,把您送上御座,续写《贞观政要》和《帝范》。

“请相信我,我会保护你,我的孩子。”

PS:本文系历史加想象,请勿当真。

 

分享:
标签: 辽圣宗 韩德让 承天太后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