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风雨之夜一对同胞兄弟注定此生貌合神离吗?

2011-10-26 19:42:45 本文行家:千心

辽乾亨元年七月,夜色深沉,乌云压顶。大辽的捺钵行营内,四处都是高举着火把的士兵在迅速集结,气氛异常紧张,列队,出发,士兵组成的长龙渐渐远去。皇后的主帐中,只听得见阵阵夜风声,书案前,是张憔悴的面容。浓重的忧思时时刻刻都折磨着她。“皇长子殿下,皇后陛下说不见任何人。”门外的说话声似乎唤醒了她。“母后陛下,是儿臣文殊奴,儿臣有话想说,请您允许。”还略显稚气的声音使焦灼的心平静了些。“进来吧。”文殊奴拨

辽乾亨元年七月,夜色深沉,乌云压顶。

大辽的捺钵行营内,四处都是高举着火把的士兵在迅速集结,气氛异常紧张,列队,出发,士兵组成的长龙渐渐远去。

 

图片 1图片 1


皇后的主帐中,只听得见阵阵夜风声,书案前,是张憔悴的面容。浓重的忧思时时刻刻都折磨着她。

“皇长子殿下,皇后陛下说不见任何人。”门外的说话声似乎唤醒了她。

“母后陛下,是儿臣文殊奴,儿臣有话想说,请您允许。”还略显稚气的声音使焦灼的心平静了些。

“进来吧。”

文殊奴拨开帐帘,走了进去,躬身一礼,“母后万福。南京城究竟怎么了?大家都那么紧张?父皇他现在怎么样?”九岁的孩子丢出了一连串问题,一脸迷茫的看着母亲。

“文殊奴,去睡吧,你还太小了,暂时不需要知道。”皇后犹豫片刻,决定不对长子吐露实情。

“可是庆弟说,南京城已经被宋军攻破了,父皇认为南京城的守军不可能守得住。”皇长子语出惊人,宛如惊雷炸响在皇后的头顶。

“绪儿,你从父皇这里过来吗?你亲耳听到他说了这些?”皇后怒目圆睁,愤恨而难以置信的问。

“儿臣在父皇的彰愍宫外听见了父皇和庆弟这样谈论着。”皇长子隆绪有些紧张的回答,“母后您不要紧吧。”

“绪儿,南京城如果被宋军攻陷,那大辽就要回到数十年前太祖皇帝初定国基的状况了。你父皇身为一国之君,怎能如此出言不慎?南京城破,他的皇位还会稳吗?”皇后落泪,悲伤的声调透着刻骨的无奈。

长子隆绪一时不知如何宽慰,只能低下头。

“绪儿,你一直问母后,你平日所读的儒家经典是何人注解?母亲也一直告诉你,是你父皇亲自标注,你信吗?”皇后突然转换了话题。

“儿臣不信,父皇尚无此才。”隆绪犹豫片刻,吐露心声。

“你认为真正的作者是谁?”

“儿臣不知,请母后陛下务必允儿与他相见。”隆绪突然双膝跪地请求道。

“文殊奴,今日你就是跪死在这里,母后也无法答应啊。”皇后泪落如雨,如是回答、

“为什么?”隆绪一脸不解,紧紧盯着母后。

“此时此刻他正在尸横遍野的城楼上,替大辽的臣民争取一线生机。”

“母后,你说什么?”隆绪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他就是权知南京留守韩德让。如果你父皇所料成真,那他的首级将会被宋国三军传看,挂在南京的城楼之上,绪儿你将永无缘与他相见了。”

这一夜,南京城生死存亡:这一夜,大辽国势的分水岭;这一夜,一个年幼的孩子第一次担心和恐惧;这一夜,一位股肱之臣的传奇就此开启:这一夜,一对同胞兄弟注定此生貌合神离。

分享:
标签: 韩德让 辽圣宗 承天太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