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韩匡嗣家族连御讳事到底记载了什么?

2011-10-25 12:30:24 本文行家:千心

小女之前曾有一短文讨论这一话题,现又思之,感到有需要纠正并补充之处,遂写此文,因辽代史料缺失严重,故此文必有疏漏和证据不充分处,欢迎教正,并深入讨论。首先,请看如下记载:“耶律隆运,本姓韩,名德让,西南面招讨使匡嗣之子也。统和十九年,赐名德昌;二十二年,赐姓耶律;二十八年,复赐名隆运。“——《辽史耶律隆运传》“统和二十八年夏四月甲子,葬太后于乾陵。赐大丞相耶律德昌名曰隆运。”——《辽史圣宗本纪六》

小女之前曾有一短文讨论这一话题,现又思之,感到有需要纠正并补充之处,遂写此文,因辽代史料缺失严重,故此文必有疏漏和证据不充分处,欢迎教正,并深入讨论。

图片 1图片 1


 

首先,请看如下记载:

“耶律隆运,本姓韩,名德让,西南面招讨使匡嗣之子也。统和十九年,赐名德昌;二十二年,赐姓耶律;二十八年,复赐名隆运。“——《辽史耶律隆运传》

“统和二十八年夏四月甲子,葬太后于乾陵。赐大丞相耶律德昌名曰隆运。”——《辽史圣宗本纪六》

“统和十九年三月壬辰,皇后萧氏以罪降为贵妃。赐大丞相韩德让名德昌。夏四月乙巳,幸吴国王隆第视疾。丙午,问安皇太后。 五月癸酉,清暑炭山。丙戌,册萧氏为齐天皇后。——《辽史.圣宗本纪五》

这些记载均出自元代官修《辽史》,其史料多源自辽朝实录,但这些记载有一个问题必须要讨论一下,即韩德让被赐名为“德昌“一事是否真实?根据考古资料玉田韩氏家族墓地出土了《韩德昌墓志铭》,墓主为韩匡嗣第九子,也是最小的儿子,为德让之弟,死于统和元年。辽代同族同辈人之间多有重名现象发生,玉田韩氏就有两例:

A:韩德昌和其三哥德威都有一子同名遂忠

B:耶律遂正和耶律遂忠都有一子同名元佐。另有两例见于《辽代石刻文续编》,其人都是堂兄关系。

但在这里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德昌乃是德让胞弟,关系相当亲密,且英年早逝。皇太后如此赐名会给韩家带来困扰,给德昌祭祀时难道在祈求德让去世吗?在古代,堂兄和亲兄是完全不同的关系啊。故以为《辽史》此记载有误。

根据以上推论,则德让只有一次赐名,“隆运”由圣宗皇帝在承天皇太后的葬礼之日下赐。其中深意有多篇文章曾讨论过,多认为圣宗“变父为兄”打压之意明显。此论初看之下并无问题,毕竟德让集军政大权于一身,又与皇太后关系非同一般,圣宗“见则尽敬,至父事之。”——《契丹国志》,刚刚亲政的圣宗有“打压”之举,以树立君威,是为明智之策。但是细搜玉田韩氏的墓志,则有两则史料不得不注意:

一:韩匡嗣家族墓地出土一方《耶律隆祐墓志铭》,墓主为韩匡嗣第七子,去世于统和二十八年二十月,其墓志由圣宗钦命李可举在统和二十九年五月撰写。据《韩匡嗣墓志铭》,《韩匡嗣妻秦国太夫人墓志铭》记载,第七子原名“德颙”,辽史作“德凝”毫无疑问“

祐”之名是圣宗下赐。根据韩匡嗣夫妇的墓志铭,他共有子九人,其中四人在圣宗皇帝登基之前去世,幼子德昌死于统和元年,五子德威死于统和十四年,六子德冲虽具体卒年不明,但根据《耿延毅墓志铭》暗示当在统和中期。故此匡嗣九子,只有两人在承天太后去世之后还活着,这两位都被圣宗皇帝“赐御讳”,如此作为将会毫无疑问的分散“变父为兄”的杀伤力,隆祐的官阶和其兄不处于同一层次,且对圣宗毫无作为“父亲”的压力,因此德颙的连讳只能解释为恩宠,而无法附加其他意涵。而且《隆墓志铭》中有“皇帝以手足兴坏,柱石挂念,遽闻捐馆,寻示辍朝。”之描述,故御讳不可能为追赠。

二:韩匡嗣墓地还出土一方《耶律宗福墓志铭》,墓主为韩德威之孙,耶律遂正之子,其墓志言墓主死于道宗咸雍七年,享年七十有四,故墓主耶律宗福生于圣宗统和十五年,其墓志言“时统和中,特蒙圣宗皇帝于子息之,令与兴宗皇帝参于昆弟之列。”由此可知,宗福是圣宗皇帝,于冲龄时就养于皇宫。且韩家出土的契丹文墓志有载,岁十三,为皇帝养子,以“宗”字取汉名。此句可知“宗福”之名赐于宗福十三岁时,也就是统和二十八年。

不过私以为宗福理应在统和二十八年前就入宫了,以其本人汉文墓志的“统和中”更准确。

综上所言,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说,圣宗皇帝在同一年,甚至同一天下赐韩匡嗣家族三人御讳,(宗福可理解为和下任皇帝连讳,圣宗长子宗训出生于统和七年,故无论哪位皇子成为下任契丹皇帝,宗福必连御讳。)

以上分析足以证明圣宗皇帝赐韩匡嗣家族御讳一事,绝非单纯针对韩德让一人,而是基于长远考虑的政治恩赐,将德让“变父为兄”的主要目的就是告知群臣和百姓,属于圣宗皇帝的新时代开始了,但对于韩德让本人的影响微乎其微,圣宗没有调整他的官职和礼仪待遇,反而在赐名六天之后,再次下旨“庚午,赐宅及陪葬地。”并请他扈从亲政后的首次高丽亲征。

祐”之名是圣宗下赐。根据韩匡嗣夫妇的墓志铭,他共有子九人,其中四人在圣宗皇帝登基之前去世,幼子德昌死于统和元年,五子德威死于统和十四年,六子德冲虽具体卒年不明,但根据《耿延毅墓志铭》暗示当在统和中期。故此匡嗣九子,只有两人在承天太后去世之后还活着,这两位都被圣宗皇帝“赐御讳”,如此作为将会毫无疑问的分散“变父为兄”的杀伤力,隆祐的官阶和其兄不处于同一层次,且对圣宗毫无作为“父亲”的压力,因此德颙的连讳只能解释为恩宠,而无法附加其他意涵。而且《隆墓志铭》中有“皇帝以手足兴坏,柱石挂念,遽闻捐馆,寻示辍朝。”之描述,故御讳不可能为追赠。

二:韩匡嗣墓地还出土一方《耶律宗福墓志铭》,墓主为韩德威之孙,耶律遂正之子,其墓志言墓主死于道宗咸雍七年,享年七十有四,故墓主耶律宗福生于圣宗统和十五年,其墓志言“时统和中,特蒙圣宗皇帝于子息之,令与兴宗皇帝参于昆弟之列。”由此可知,宗福是圣宗皇帝,于冲龄时就养于皇宫。且韩家出土的契丹文墓志有载,岁十三,为皇帝养子,以“宗”字取汉名。此句可知“宗福”之名赐于宗福十三岁时,也就是统和二十八年。

不过私以为宗福理应在统和二十八年前就入宫了,以其本人汉文墓志的“统和中”更准确。

综上所言,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说,圣宗皇帝在同一年,甚至同一天下赐韩匡嗣家族三人御讳,(宗福可理解为和下任皇帝连讳,圣宗长子宗训出生于统和七年,故无论哪位皇子成为下任契丹皇帝,宗福必连御讳。)

以上分析足以证明圣宗皇帝赐韩匡嗣家族御讳一事,绝非单纯针对韩德让一人,而是基于长远考虑的政治恩赐,将德让“变父为兄”的主要目的就是告知群臣和百姓,属于圣宗皇帝的新时代开始了,但对于韩德让本人的影响微乎其微,圣宗没有调整他的官职和礼仪待遇,反而在赐名六天之后,再次下旨“庚午,赐宅及陪葬地。”并请他扈从亲政后的首次高丽亲征。

分享:
标签: 辽圣宗 韩匡嗣家族 御讳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已在文中标明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