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西夏王陵(之三)里面到底有多少秘密?

2011-10-19 09:09:05 本文行家:王德恒

这次德国考古学家和我国考古工作者将要共同制定一个对西夏王陵的调查发掘计划。

听说这次德国考古学家和我国考古工作者将要共同制定一个对西夏王陵的调查发掘计划。

图片 1图片 1


 

实际上西夏文物考古工作者对西夏王陵帝陵曾经进行了多次调查、测绘和发掘。1 9 7 21 9 7 5年对6号陵进行了发掘,发掘内容包括墓室、东西碑亭、内城南门门址等。清理了7号陵东西两座碑亭。1 9 7 7年清理了5号陵东西碑亭及献殿遗址。1 9 8 71 9 9 O1 9 9 1年连续三次对陵区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与测绘,而对3号陵的清理发掘是最有代表性的。

    3号陵被认为是西夏第一个称帝的李元昊的陵墓,所以对此陵墓的发掘倍受关注。

1 9 8 7年的春夏之交,考古工作者开始正式发掘了东碑亭。这是座四面呈缓坡状的方形台基,台基上布满碎砖,石雕残块。经过清理后看出原始状态是台基呈圆角方形,四壁有三级台阶式。四壁台阶以绳纹砖包砌,石灰勾缝,局部的砖尚存。台基上发现一圆形建筑基址。内部直径75米,以方砖铺饰,磨砖对缝十分平整,可惜大部分已被揭去了。从残存的遗迹看,是后来人干的,不是当年蒙古兵揭去的。

就在此轴线上,发现了三个人像石座,东面一个缺失,仅留下一方形遗迹。石座呈正方体,边长O6 3米,高O6米,正面浮雕人像。

就是这次发现,使人像基座成为了西夏王陵的标志性器物之一。

碑亭遗址的倒塌堆积厚约O8米,主要为各种建筑材料,人像石雕残块,残碑块,瓷片,以及残朽的铜、铁器碎片、泥塑像残块、白灰皮、木炭等。建筑材料以条砖、绳纹砖、素面方砖、花纹方砖为大宗,另有部分琉璃装饰物。这些看似垃圾的堆积物,里面往往蕴藏着珍贵的历史信息。

    到了1 9 9 87月,开始对3号陵西碑亭进行发掘。碑亭的基址分为三部分:基址的中心铺地砖组合成圆形图案,其所用方砖经磨合对缝,十分齐整;围绕它的外圈是砖砌环形基址,所用砖则为长梯形、扁梯形、条形,以平行线式斜砌而成。发掘清理中还发现,碑亭碑础座原有四尊,一尊已毁为一堆碎石,一尊上部略有损伤,其余两尊保存完好。三尊中,有二尊雕像完全相同。三尊人像中,长、宽、高相差不过几厘米。这三尊人像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碑座用青灰色砂岩雕刻而成,其所雕人像面形深圆,五官扁平,圆眼大睁,柳眉上竖,鼻宽梁长,嘴大唇厚,獠牙外露,袒胸鼓腹,乳垂过肚,双膝跪地,双臂拄膝。整个人体极度夸张变形,不成比例。三尊石雕像碑座令人称奇、引人注目。

    这次发掘共揭露面积9 00平方米,从其堆积物中还出土残碑4 7 5 5块之多。所刻文字全是西夏文。碑文阴刻、楷书、竖排,多有鎏金残迹,碑文字体筋骨犀利,颇有汉字柳体之风。同时出土的还有白釉、褐釉和剔刻花瓷器,出土了1 7枚钱币,却有1 3个品种,其中有开元通宝、祥符通宝、元丰通宝、绍圣元宝、元符元宝、崇宁重宝、都是唐宋钱币,却独独未见西夏钱币。

在中央财政的支持下,2 0005月至2 OO 11 0月底,考古工作者分四个阶段对3号陵园进行了全面的发掘清理,共揭露面积32万多平方米,清理出大量的建筑材料,仅瓦当就有1 4万件之多。

这次发掘清理,一个很重要的成果就是揭开了神墙之秘。

    3号陵中,月城和陵城是以神墙作为主要建筑标志的。如今,这些神墙尚有残高2米左右。不论是月城还是陵城,墙体都直接筑在原有的沙砾碎石之上。这种土墙是用长约3米的木板两面夹住,中间用黄土夯筑。墙体涂上半厘米厚的赭红泥皮。这样,放眼看去陵区神墙全是一片红色。

当然,对陵台的发掘,是最惹人注目的。3号陵陵台残高2 1米,底部周长达11 8米。发掘时首先肯定它是用黄土夯筑而成的实心土台,八面七级,底面呈相当规整的圆形,并不是人们想像的八角形。在台基的基础部分还发现有残留的墙皮。这些墙皮厚达24厘米,是掺有白灰的草秸泥,而且其外面还有半厘米厚的赭红泥皮。那么陵台的底面是规整的圆形,其上还会是八角形的吗?

遗憾的是,尽管发掘的比较细致彻底,还是没有发现能够证明陵主身份的蛛丝马迹。

所以说3号陵就是李元昊的墓葬还是为时尚早。

当然还有地宫没有打开,不过,根据对6号陵地宫的发掘,也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器物出现。因为当时的蒙古兵对地宫的破坏远比对地上建筑物的破坏来的更加彻底。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