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盛世中萧韩家奴为何会预见危机?

2011-10-10 21:08:25 本文行家:王德恒

1982年,我为了调查清楚金皇陵的范围,对以云峰山为主峰的大房山一带的山岭,通通进行普查,在今燕山办事处栗园街道对辽代遗址——栗园进行了调查。无疑,这个街道的名称就是得名于一千一百多年前辽国在这里设立的一处专供皇家使用的栗子而设的栗园,2009年我又去了一次,那三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粗大的栗树还矗立在那里。辽代时,这里栗树遍野每年都能采摘上百驼车,除了供皇家使用之外,还有许多栗子通过

1982年,我为了调查清楚金皇陵的范围,对以云峰山为主峰的大房山一带的山岭,通通进行普查,在今燕山办事处栗园街道对辽代遗址——栗园进行了调查。无疑,这个街道的名称就是得名于一千一百多年前辽国在这里设立的一处专供皇家使用的栗子而设的栗园,2009年我又去了一次,那三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粗大的栗树还矗立在那里。辽代时,这里栗树遍野每年都能采摘上百驼车,除了供皇家使用之外,还有许多栗子通过良乡这个水路马头流向全国各地,一直流向海外,乃至于美国的唐人街都有良乡板栗的大幅商标。

辽统和十四年(公元996年)一位名叫萧韩家奴的契丹书生来到栗园担任了栗园吏。这是一个很厚道的人,当时发生了一件小事,却使人看出了新任栗园吏的品格。他家里用来耕地的牛当中有一头外表很漂亮健壮,可是耕地不出力,很误活计,仆人便把这头人牵到市上向人们称赞这头牛多么能干,卖了一个很好的价钱,此事被萧韩家奴知道后,不顾疲劳找了三天终于找到了买主,把钱还给了人家把牛牵了回来,而且痛斥了仆人一番,向他讲述了为人应该守诚讲信的道理。在推广儒家学说当中,提出了诚与信的做人守则,以一头牛的买卖为契机来讲述交易中的诚信原则,后来,他将这个原则提升到“治国原则”的高度。认为皇室和各级政府必须坚持诚与信,失信与民,其亡必速。

萧韩家奴出身贵族,满腹诗书,而且精通契丹语和汉语,能把两种文字的书对照来读,但是他并不急功近利,不是想方设法表现自己,而是兢兢业业的在栗园吏这样一个低级的职位上,一干就是二十五年,把栗园管理的井井有条,从种植、养护、采摘一直到加工都研究的很透彻,同时他手不释卷认真研读各种著作,对精典著作反复研读,积累了丰富的文化知识,也提炼了一整套关于国家治理的独特见解。太平十一年(公元1031年),辽圣宗耶律隆绪死去,兴宗耶律宗真继位,肖韩家奴的仕途才逐渐通达起来,他的才能也才开始得到了施展的机会。

大约在重熙二、三年间(公元1032——1033年),肖韩家奴被提升作南京同知三司使事,主管地方的盐铁财政等经济事务。重熙四年(公元1035),又被提升为天成军节度使(今内蒙巴林左旗林东的西南),旋调上京临满(今内蒙巴林左旗林东之南),做了皇室十二亲卫军之一彰愍宫骑军的宫使。这一职务使他得以经常扈从耶律宗真皇帝出行,从而为他才华的被发现创造了机会。

 

实事求是的说,耶律宗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皇帝,他喜欢儒家之学,通晓乐曲作未能,又擅常丹青彩墨。他画的天鹅和大雁,出笔精妙,神韵充实,几乎象真的一样,曾送请宋朝的文人鉴赏,受到好评。耶律宗真还爱好文学,能写诗,曾经跟来辽国的宋朝使臣一起钓鱼赋诗。耶律宗真对文人也非常器重,他曾亲自出题以诗赋选取进士,还叫耶律庶成,耶律谷欲等人做自己的诗友,闲时经常互相唱和。

耶律宗真与扈从自己的肖韩家奴闲谈了几句,发现他文学造诣很深,十分难得,便叫他也做了自己的诗友。肖韩家奴曾和耶律庶成一起奉命作过《四时逸乐赋》,很受耶律宗真的赞赏。可惜肖韩家奴的诗赋没有能够流传下来。但是,他有篇关于炒栗子的政治寓言,妙趣横生,流传千古,很可以看出他的文学才华来。这篇寓言是这样产生的,一次耶律宗真皇帝与肖韩家奴闲谈,问他:“你长期在外地做官,有没有什么稀奇的故事给我讲一讲?”

肖韩家奴略微想了一想,回答说:“我做了二十五年管理栗子园的小官,所以只知道怎样炒栗子。要炒好栗子,掌握火候很重要。如果只是看到小的栗子已经熟了。那么大的必然还是生的,如果只顾把大的炒熟,小的势必要烧焦了。要使大的、小的都炒熟,没有生的也没有焦的,这才叫手艺到家。除了这一点,我再不知道别的了。”

他刚刚说完,皇帝立即捧腹大笑,前仰后合。做了几十年的官,居然一直非常注意炒栗子,而炒栗子时又居然注意到大栗子、小栗子的不同烧熟速度,这在只知道吃栗子,从来见来没见过炒栗子的皇帝和一般人看来,当然会感到很可笑。但是在笑声中出会同时领悟到一个很深刻的政治哲理:办事用人也和炒栗子一样,要讲究艺术,要上下左右全面考虑,不能顾此失彼,偏执一端,不能只顾局部,忘掉整体。特别是要把平民和贵族之间的差距缩短,上下和谐,国家才能保持安定。

肖韩家奴谈话的原文只有三十四个字,可以说是一篇十分短小的精悍,饶有文学风趣,饱含哲理的政治寓言。它是肖韩家奴二十多年看守栗子园生活的艺术提炼,也是这个长期被冷遇的小吏为小人物经常被炒焦在政治上的呼吁。

寓政治谏议于文学诙谐,在谈笑中影响皇帝的思想和朝政,是肖韩家奴经常运用的一种政治手法。同时他也敢于直言不讳地谈出自己的政治见解。耶律宗真时代,是辽朝的盛世,皇宫存银很多,皇帝曾下诏全国,要人们帮助他回答这样一些问题:“现在徭役不比从前重,战争也不经常发生,每年五谷丰登,国库粮丰财足。但是老百姓还是穷困得很,这是不是因为各级官吏不尽职、老百姓太懒惰的缘故?现在的徭役哪一种最重,哪一种最苦?最好是减免掉哪些?补充服役的办法怎么样才能废除,强盗和窃贼怎么样才能制止呢?”

耶律宗真皇帝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是他调查一系列大臣后,才提出来的,也表示出他对自己统治地位稳固性的优虑。

当时,萧韩家奴受命奏对,他直言不讳地指出:不是官吏不尽职,也不是老百姓懒惰,而是国家的方针大计有问题,本质上是人民的徭役负担还是太沉重。他说,为了防御东边的高丽、西边的阻卜(即后来的蒙古,辽圣宗时代多次出兵征讨),人民要自备军粮前去戍边,经常长途跋涉,到达哨所时,军粮已经耗费了一半。因此只有一头牛、一辆车前去的人,很少有可能够再回来的(看来,当时的人家至少是有一头牛,一辆车的)。没有壮丁的人家,要出几倍的工钱雇人代替戍边。戍边的士兵大多数粮食不能自给,只好以十倍的利息向别人借贷,对于许多人来说即使卖儿卖田(当时平民都有足够的田产)也无法偿还。戌卒死了,家里的人要继续派人前去补充戌边,兄死弟代,父死子替,永不休止。军役这样重,再加上水旱灾荒,老百姓怎么能不一天比一天穷?

肖韩家奴进一步指出:军役负担最重的是西边,路途远,战线长,人员多。阿保机时代,阻卜降服,从未为患。圣宗年间向西扩张,才出现了各部时叛时服的现象。他说,我们的最大威胁是南方的宋朝,因此西部驻军应该后撤,任命当地部族首领来管理那些地方。有人说如果后撤,有损国威,容易引起外患,又扔掉了肥沃的土地。其实,守不住那么大的地方才是损害国威,任命当地首领管理,叛乱自然就少了,土地虽然肥沃,老百姓种不了,怎么能说是我们的沃土呢?皇室应该以不向边境多支出为原则,入账必须高于支出。

他又说,现在,总是动用国库的钱赈济受灾地区和贫困的人,国库虽然富足,也只能赈济一部分人,不能满足所有贫困的人。重要的是要知道百姓穷困的原因,要从上面做起,节制游乐耗费,酌减驿传的机构,减轻赋役的负担,严禁奢侈浪费。老百姓由于穷困才做了盗贼,要想彻底根除这种祸患,必须减轻赋役,要使政府开支一年少于一年,百姓就会安心务农。衣食丰足,自然就知礼守法了。从前唐太宗治理盗贼,就反对用严刑峻法,而采取了节俭安民的办法。

可惜,耶律宗真对肖韩家奴的奏对,不是重视、采纳他的政治主张,而是欣赏他文章的才华,欣赏他敢说敢讲,对皇帝的耿耿忠心。所以,在这次奏对后,皇帝叫肖韩家奴做了都林牙——翰林长官,并说:“执掌文政这个职务,是国家的光华,没有才能的人是不能担当的。你的文才在当今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因此才叫你做翰林。今后我起居注,就由你据实续写。”

从此,肖韩家奴成了倍受宠信的御用文人。每逢朝见皇帝都特地叫人给肖韩家奴备座,靠近自己坐着,表示特殊的礼遇。遇到年节或者良辰美景,皇帝还常常邀他一起饮酒赋诗。

虽然耶律宗真始终只是把肖韩家奴做为一个文人看待,肖韩家奴却尽量利用自己的职务企图对政治有所辅助。例如,辽代的皇帝都非常喜欢渔猎,每年春山秋水,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游乐不止。肖韩家奴每次都竭力劝阻,但皇帝却不肯听。

一次秋猎之后,主管官员向皇帝报告:打猎活动中,熊和虎咬死咬伤的有几十人之多。肖韩家奴听了后,如实地记在皇帝的起居注上。后来被耶律宗真发现了,很不高兴,当场叫他把这一条涂掉了。可是,皇帝一走,他又原原本本重亲记在了上面。过了些日子。耶律宗真又来察看,发现肖韩家奴又把打猎死人的事写进了居注,无可奈何,只好称赞说:“好啊,记载历史就应该这样写!”

肖韩家奴秉笔直书,大胆评价当代皇帝,耶律宗真想进一步考察他一下,便问道:“我们辽国自从创建以来,你认为谁是最贤能的皇帝?”

肖韩家奴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穆宗皇帝耶律璟!”

这个回答使耶律宗真出乎意外,十分奇怪。他反问说:“穆宗终日酗酒,喜怒无常,动不动就杀人,你怎么还说他是个好皇帝呢?”

肖韩家奴说:“穆宗虽然为人暴虐凶狠,但他减轻了赋役负担,百姓都愿意在他统治下生活。尽管他经常杀人,但一生中所杀无罪之人,加在一起也没有你一次狩猎中所死的无辜者多。所以我认为他是个好皇帝!”

耶律宗真听了无言以对,默然离去。

在翰林职务上,肖韩家奴已经是六十多、近七十岁的人了,但他著述愈勤。他和耶律庶成、耶律谷等人共同撰写了辽朝各代皇帝的实录,并写成了二十卷从遥辇可汗至兴宗时代的契丹史。这是由契丹人自己撰写的关于本族的第一部比较系统的历史。

兴宗耶律宗真感到,每个朝代的统治者都必须明确人们社会行为的规范、礼仪,确立有关的法令制度,可是辽朝却还没有。因此他叫韩家奴与耶律庶成两个依照古制,结合现实,制定出辽朝的礼仪典章。肖韩家奴等接受任务后,翻遍古代的经籍,斟酌当时的实际,撰写了有关从天子到老百姓各阶层的礼仪制度,共计三卷,名曰《礼书》。《礼书》的撰成,是契丹族统治者向全国接受封建儒家文化方面迈出的新的一步。

为了使兴宗能够更好地吸收中源汉族统治者的统治经验,七十岁的老人肖韩家奴又以极大的精力,把《通历》、《贞观政要》、《五代史》等书,从汉文翻译成契丹文,供辽统治者借鉴。此外,他还有经学方面的著作《六义集》十二卷。

大器晚成,肖韩家奴六十多岁以后才开始有所著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上述大量著译,足见他是非常勤奋的,成就也是比较大的。

七十来岁的肖韩家奴,老态龙钟,每天入朝拜见已经颇感困难。兴宗耶律宗真为了照顾他,放他做了归德军节度使(驻于今辽宁省绥中县前卫镇)。到了地方之后,老人仍然壮心不已,治理民政很有政绩。兴宗听到后很高兴。很快又召他回上京,叫他重新撰修辽代国史。肖韩家奴雄心勃勃,重新操起严峻的史笔。但是,天不假年,不久他以七十二岁的高龄死去,没有能够完成辽史的第二次编著。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