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再解耶律元佐的婚姻——兼揣测仁懿皇后出身

2012-06-22 09:37:30 本文行家:千心

笔者曾写过一篇小文,谈论辽代大臣耶律元佐的婚姻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ba23430100uqy5.html现在笔者认为有部分论述必须予以修正和补充,特再写一篇小文予以说明。欢迎教正。一,关于耶律元佐原配夫人推论的修正根据《秦王发愿纪事碑》记载,我们可以知道,耶律元佐的岳父萧孝穆出生于辽景宗乾亨三年(详见http://blog.sina.com.cn/

笔者曾写过一篇小文,谈论辽代大臣耶律元佐的婚姻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ba23430100uqy5.html

现在笔者认为有部分论述必须予以修正和补充,特再写一篇小文予以说明。欢迎教正。

一,关于耶律元佐原配夫人推论的修正

根据《秦王发愿纪事碑》记载,我们可以知道,耶律元佐的岳父萧孝穆出生于辽景宗乾亨三年(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ba234301011jdq.html)。

按照辽代的通常情况,萧孝穆应在辽圣宗统和十九年左右完婚,如果生育顺利,他的次女在统和二十三年之前出生的可能性比较大,按目前已知的辽代女子完婚年龄为十二到十六岁之间计算,(除了耿淑仪二十一岁入宫和陈(岂页)妻曹氏为二十一岁完婚外,其他已知的数据大都在十二到十六之间,笔者倾向认为契丹贵族嫁女的年龄多集中在以上区间内)这位娘子大约可以辽圣宗开泰六年到开泰十年间出嫁。

而耶律元佐出生于统和十五年,按一般情况,他在开泰六年到十年间迎娶萧孝穆次女为正妻是完全可能的。亦因此,笔者之前提出的“耶律元佐有墓志避讳未书的原配妻子”这一推论无法成立,应予放弃。

二,关于仁懿皇后生母的推测

笔者近读《秦国太妃墓志铭》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特提出探讨。

《秦国太妃墓志铭》由统和十二四年进士杨佶撰于辽兴宗重熙十四年,墓志文采华美,篇幅很长,信息众多,此墓志为我们厘清了辽圣宗钦爱皇后的家族世系,极大的加深了我们对钦爱皇后的了解。

细读这篇墓志,笔者发现了一件令人困惑的事情,墓志中称“仁孝皇帝崇圣皇后外孙孙也。”也就是说兴宗皇帝和仁懿皇后分别是志主秦国太妃的外孙和孙女。

墓志又言:“孙女十三人:长曰:化哥,适河西军节度使耶律乌鲁骨…..”作者依次罗列了秦国太妃的十三位孙女和她们的夫婿,但是在这十三位孙女中竟然未见崇圣皇后之名,墓志为何未将已经点明关系的仁懿皇后列入齿序排行?

此墓志给予太妃第二女也就是当朝皇太后单独的篇幅,未与其姐妹并述,原文如下

“章圣皇太后(即钦爱皇太后),即妃第二女也。象符离索,体披坤贞。道协尧英,趣妫庭而厘降;德侔周姒,继京室以思齐。”

在下文另述太妃的女儿时写为“女四人……”却只记载了除钦爱皇后之外,另三个女儿的情况,显然将钦爱皇后排入了齿序。

再,墓志在记述太妃的男嗣时,因为第四子萧孝友是太妃临终前唯一还承欢膝下的儿子,墓志单独描述了他与母亲告别时的情景,原文如下:

“枢密使、兼中书令,守太保赵王讳孝友,即妃之第四子。有诏书从行,遂辍机务,殆逾十舍。翌日而至,妃以母子情深,家邦事重,治命不乱,善言为属。”

而下文称“子五人…..”却只记另外四子的情况,显见将萧孝友列入了正常排行

通过以上比较,我们可以确定仁懿皇后未被列入齿序绝非因为身份尊贵而特殊,比她更尊贵的皇太后也照例标明齿序排行,那么撰志人杨佶如此书写的意图何在?

笔者依据另一事实,不吝浅薄,权作推测如下:

如笔者在《耶律元佐婚姻推测》一文中所提到的,年长于兴宗十九岁的耶律元佐却迎娶了仁懿皇后之妹是件极不合情理的事情。

《秦国太妃墓志铭》将元佐妻列为第二孙女,记载为

“长曰:化哥,适河西军节度使耶律乌鲁骨,次撒板,适奉先军节度使,左武卫上将军耶律元佐。”

而《耶律元佐墓志铭》明言元佐妻是萧孝穆的第二女,那么仅依据两方墓志的记载,我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萧孝穆的长女是《秦国太妃墓志铭》中记载的长孙女化哥,次女为同墓志所记的第二位孙女撒板即元佐妻。

以上通过墓志记载得出的结论与《辽史》中记载仁懿皇后是萧孝穆长女中“长女“这一齿序记载相冲突。

《辽史》虽然简陋,但是对于皇后出身齿序的记载未见有差错,进一步说,如果元朝史官修撰的《辽史》误写了仁懿皇后的排行,作为时人的杨佶对仁懿皇后的排行不会不知,既然他对当朝皇太后的齿序秉笔直书,对相同性质的当朝皇后齿序却畏畏缩缩?这显然是另有隐情,以至于杨佶对这个问题必须予以回避。

笔者上文已述,根据辽代大多数情况,以萧孝穆的生年,他的次女完全可以是耶律元佐的原配妻子,同比对墓志和辽史,,并就墓志本身内容分析后,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推论,重熙年间,有关当朝皇后的身份,辽朝官方昭示天下臣民的内容,与真实情况并不完全相同,不符的部分就是:

辽朝官方昭示天下,当朝皇后是秦国太妃的孙女,是萧孝穆的“长女”,而事实却是:当朝皇后是秦国太妃的孙女,但不是萧孝穆的“长女”

而《秦国太妃墓志铭》的撰写人杨佶既不愿将官方伪造的部分写入墓志,以向后人传达错误信息,也不敢秉笔直书真实情况,以免招来横祸,毕竟这场丧事,由兴宗皇帝亲临,撰志之事必是奉敕,稍有不慎,极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那么辽朝官方在隐瞒什么呢?在假设以上分析正确的基础上,存在两种情况的可能

1,          仁懿皇后不是萧孝穆的女儿,辽朝官方伪造了仁懿皇后的身世

2,          仁懿皇后是萧孝穆的女儿,但是不是萧孝穆的长女,辽朝官方仅伪造了仁懿皇后的齿序排行。

那么哪一种可能才符合事实,笔者认为第二种情况符合事实,分析如下:

根据《辽史》的记载,我们可以确定,仁懿皇后并不是兴宗皇帝的原配妻子,她是在圣宗驾崩的那一年,也就是改元景福后,进入皇宫,并于次年生下了道宗。

仁懿皇后的入宫是一个明显的政治动作,兴宗皇帝的原配皇后根据出土墓志可知,是承天皇太后之弟,萧继远之孙,继远独子绍宗和宋国公主所生之女(宋国公主是圣宗与贵妃所生之女),其家族利益与钦爱皇后势同水火,为了更好的保障钦爱皇后的家族在兴宗登基后的利益,钦爱皇后必然会选择自己娘家的女儿入宫,在原配皇后之前,生下长子。

在那个时间点,钦爱皇后的家族必然是团结一致,因此这位入宫的女子只要是钦爱皇后的侄女且年龄合适,能尽快生子即可。至于她的父亲是钦爱皇后五位兄弟中的哪一位?则并不重要。也不会有多大的区别,因此钦爱皇后和其家族完全不必替仁懿皇后换一个父亲,再说,如果换了父亲,而仁懿皇后又生下了儿子,地位稳固后,出于人伦必然会造成很多很多麻烦,此举有百害无一利。

基于以上分析,第二种则更符合逻辑,但是辽朝官方为何要伪造仁懿皇后的排行,辽朝从来没有规定过皇后必须是家中的长女,圣宗之母承天皇太后就是萧思温的第三女。她也顺利入宫,顺利封后。

但是契丹皇后可以不在乎齿序,却非常在意嫡庶,根据现在已知的皇后母亲的资料,她们不是公主就是重臣的嫡妻,从无庶女封后之例。因此笔者推测认为,仁懿皇后是萧孝穆的庶女,而且生母出身十分卑贱为了让她顺利成为入宫,而刻意伪造了她的长女身份。

根据《秦国太妃墓志铭》正常排行的十三位孙女,到秦国太妃去世的重熙十四年为止,只有五位已经成婚,其他的都还未嫁。因此我们可以推断在景福元年的当口,钦爱皇后的娘家实在找不出合适的嫡女入宫,所以只得出此下策了。

补充说明

在辽代的墓志中将嫡子和庶子分开排行或者因生母不具有名分而未记入齿序者各见一例

一,《耶律遂忠墓志铭》(重熙六年)在记载了嫡子元佐(此元佐与前文所提到元佐为堂兄关系,非同一人)之后,写道:“别有四男二女,长曰寿余……

二,

刘日泳墓志刘日泳墓志
刘日泳墓志2刘日泳墓志2

以上两张截图为连续的。摘自《辽代石刻文编》中的《刘日泳墓志铭》此志由志主的儿子刘湘撰写,如上截图所示内容,志文虽说志主只有六子。实际却叙述了七人,其中未记入齿序者,是志主与寡嫂杨氏所生的私生子。

分享:
标签: 钦爱皇后 仁懿皇后 耶律元佐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