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你知道李元昊的深宫秘事吗?9

2012-02-17 10:19:33 本文行家:王德恒

因为这三人本身就是利器,夺命的利器!摆明了,他们是--刺客!刺入的瞬间,阁内没有丝毫声响--杀人者没有出声,被杀者尚未出声。孤石、鹫丽、鹘丽明明已退到门边,堵住阁门,这突来的三人却如过无人之地穿刺而过。他们的目标专一、明显,余者视而不见--李元昊!大夏国主李元昊!阁外侍卫林立,然,皆属远水!电光火石间,“哼。”有人冷哼。不屑、不悦相溶。能发出这种冷哼的,小小如玉阁内,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李元昊。他

 

  因为这三人本身就是利器,夺命的利器!

 

  摆明了,他们是--刺客!

 

  刺入的瞬间,阁内没有丝毫声响--杀人者没有出声,被杀者尚未出声。孤石、鹫丽、鹘丽明明已退到门边,堵住阁门,这突来的三人却如过无人之地穿刺而过。他们的目标专一、明显,余者视而不见--李元昊!大夏国主李元昊!

  阁外侍卫林立,然,皆属远水!

    电光火石间,哼。

    有人冷哼。不屑、不悦相溶。能发出这种冷哼的,小小如玉阁内,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李元昊。他的身形陡然挺直,柔和、慵懒以及其它所有无关的神态一跳万里,杳无影踪,整个人紧绷如满弓的箭。

 

  那杀入的三人全部使剑。没有招式,三人三剑保持最初的动作--刺--继续、直接刺向李元昊。逼人的杀气从剑上弥漫,成功地将周围空气降温。左、中、右,三人三剑势在必得!

 

图片 1图片 1


  然势行而未得。在剑到一瞬,李元昊如箭射出,往屋顶射出。三剑已到,本来都是刺向李元昊前胸,又都精准,此刻李元昊移位,剑尖自然相触连接。李元昊跃上半空无处借力,情急间前足往三把剑尖一点,堪堪把身子翻转,跃到三人身后。

  这三人都是高手。剑式不老,即刻回撤追向身后。

  来人!护驾!野利宏天在李元昊向上跃起时大喝,情急间随手一抓,把不明物品掷向李元昊。待反应过来不由呻吟--倒,居然是支狼毫朱笔!无瑕懊恼,又随手抓到另一支狼毫,揉身攻上。

 

  李元昊接过野利宏天掷来的武器一看,差点以为他的定国侯也叛变了。--书房!谁叫他们在书房!身为一国之君,从来就没有试过随身佩带兵器。偏偏这书房也是一穷二白的所在,能有什么称手的东西可用?脑后冷锋又至,罢,认命了!反手挥毫,触上最快的那柄剑,,狼毫壮烈成仁,被拦腰砍成两节。趁着这一挡之阻,险险避过另两把剑。此时野利宏天跟上,危势稍缓。

 

  阁外侍卫闻声而动,往阁内冲来。岂料--大开的阁门突然有变,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刚好封住入口。不!不止阁门,四周的窗户全部多了张网!也不知网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当头的侍卫挥刀疾砍,居然不能损伤分毫。数十侍卫并不见有人杀入,但在网罩下的同时,有侍卫惨呼出声,出手的人--居然早假扮成侍卫混在其中!

 

  我在明,敌在暗,成瓮中捉鳖的局势。

 

  孤石三人本退到阁门,只差一踏,便可出阁。可是莫名多出的大网不但教人进不来,也出不去。鹫丽鹘丽煞白了脸,一左一右拥住孤石缩在门侧,语不成声:.........”

 

  孤石知道,她们想说的是:主子,我们怎么办?对三人来说,这种刀光剑影是平生仅见,连她都寒意丛生,何况两个侍女?指尖冰冷,夏天仿佛提早唱喏退场。强自定神,低声道:没事,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

 

  明知道主子的话只是想安抚她们,但鹫丽鹘丽还是稍稍定下心神。嗯!这一嗯,意思是拼了命也要护住主子--至于是否有用,她们可没去细想。再看向阁中间的战事,李元昊、野利宏天非常不妙,两人身处乱世,自小就接受严格的武术训练,以他们今天的身手,放在武林中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刺客既布下这等严密的局来刺杀,自是抱了不成功则成仁的必死之心,一招一式只攻不守,以至李元昊、野利宏天攻不得守不及,狼狈万分。

 

  啊!李元昊轻呼,却是左肩上中剑。野利宏天见他受伤,心中大急,这么一分神,腿上即中一剑。本就左支右绌,现在更危在旦夕。

 

  公主!公主!门外有人大呼。孤石回首,原来是埃杜哈,在他身后,回鹘国侍卫也已加入混战。埃杜哈毕竟武功高超,能杀退刺客,手提两杆长枪,把枪从网眼中塞入,浓眉纠结,焦急却不失冷静:先把这长枪传给国主! 

 

  那网眼有两指来宽,刚好进得枪身。鹫丽鹘丽身上发软,哪还能递枪?孤石把枪接过,往战场踏前两步:国主!接住!

 

  李元昊闻声侧首,一柄长枪破空而来。天助我也!他无瑕探究兵器来自何处,忙顺手一抄。野利宏天跟着回头,另一柄长枪也刚好当头传来。两人精神大振,局面居然大是可观,大有所为。

 

  本来胜算在握,谁知骤然间多了两杆枪。这回轮到三个刺客着急。一人低喝:杀!

 

  一个字,简短,模糊。

 

  另两个刺客却招式大变。不!变的不是招式,而是--方法!两人陡然长剑落地,身子前迎,哧--,撞上枪尖。

 

  身子插入长枪,枪杆穿胸而过。剧大的痛楚让他们双目暴突,但足下不停继续往前,两手一张,硬生生卡住李元昊、野利宏天的双臂。

 

     卡死了,人死,身亡,而被卡的人硬是动弹不得!

 

  在这瞬间,第三人腾空跃起,剑芒如蛇,直劈李元昊。

 

  以同伴的命,换得绝佳一劈!

  糟!

  李元昊如是想。野利宏天如是想。孤石如是想。

 

  闪无可闪,必死无疑。

 

  李元昊无计。野利宏天无计。而孤石--

 

  罢,希望没人会注意到我。再不及多虑,右手微扬,捏在手中多时的那支银针射出,钉向刺客。就再管一次闲事了。

 

  呃!凌厉的攻势忽顿。身子一偏,连带长剑失准,!剑锋紧贴李元昊衣袖劈下,然后触地。

  

    剑偏,人亡。

  

    李元昊眼睁睁看着长剑劈来,眼睁睁看着刺客丧命。明明整个过程他都眼睁睁,却,半点头脑都摸不着。唯少了一片衣袖的凉意告诉他:我,确实还活着!

  后知后觉的冷汗从额头沁出,看着扭曲在地的刺客,他喃喃:虹,你说,他是生病了吗?

  哦。野利宏天也正常不来:要不要宣太医来看看?

 

  看着满室血腥,孤石再无法抑止那一波强过一波的恶心,呕--,俯身干呕。天,她,杀人了!

  而,不管如何,大、局、初、定!

 

 

揽月宫之聚

 

  如玉阁那一段人仰马翻的混乱,足够劫后余生的当事人整理成故事,在往后的有生之年把口水光明正大喷向任何一个有好奇心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直到对方眼里写上崇拜两字、因紧张而绞碎衣角为止。

 

  当然,有可能喷口水的人中,绝对没有下面两位,也是事件的主角:国主李元昊,定国侯野利宏天。

 

  嗯哼。李元昊半卧在他的龙榻,将身体交给他的御医摆弄。脸上两道浓眉挤作一堆,差点要打上一架争个你死我活。略薄的唇紧紧抿住,泛白的色泽证明这当口它主人真的不好过。高挺的鼻子偶尔嗯哼嗯哼,暗示正在动手的那位:轻点!会痛的!

 

    老实说,上午如玉阁的缠斗至今心有余悸。不是因为自身生命受到最严重的威胁,而是刺客自杀式的狠毒让人惊骇。不能想像,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可以让一个人付出生命,只为成就某一个可能成功、亦可能失败的事业?

 

    以自身当凶器。

  古要离刺庆忌,有荆柯刺秦王,流传千古。依此类推,今天的三人,完全有万年不朽的资格。

 

    不由自主,李元昊又忆起当时的场面。显然,阁内三个刺客是首脑人物,待阁外扮成侍卫的甲乙丙丁一发现三人丧命,即刻斗志全无,被众侍卫拿下。经过这一战,带来的四十名侍卫仅余数人,连回鹘国送亲护卫也死伤十数人--总算明白这些侍卫的服色为何与寻常不同了--由此可见。今日幸亏了这些来自回鹘国的侍卫,他们在关键时刻出手,而且十分冷静,特别为首的埃杜哈将军及时递进的两杆枪,本质上是起了大作用的。也让他李元昊认识了肉身为剑的风采,作为一个国王,他心里居然隐隐的对他们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完成任务,而且能够使用最不可思议、最强悍手段的方式,产生了某种敬意。他希冀自己手下也应该有这样一批人。

 

    这批刺客人数不多,却全是精英人物。如果不是千均一发之时身负重望的刺客老大居然出致命意外,他这个登基两月的元昊,恐怕非驾薨不可了。

 

    匆匆关押重伤未死的四名刺客后,满怀心事的他和野利宏天便火速回宫,以防有变。

 

    “揽月宫是他寝殿,此刻殿内人影交错,御医五六个宫女太监八九个侍卫两步一个,以及卧榻就医的他和野利宏天。闷热的空气呈白热化状态,御医们焦头烂额小心谨慎,就怕圣上侯爷的金体在原伤之外再少两根寒毛,那真真匹夫有责死不足惜了。宫女太监们扭毛巾递伤药来来回回走走停停,就怕慢了一步害主子多痛两分。而人数最为壮观的侍卫--早噤若寒蝉,就怕再有一批刺客闯入宫中,唉!那可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呀!于是一时间,平日幽静的揽月宫硬是好生热闹起来。

 

  嗯哼!长了山羊胡子的御医处理肩膀,手劲不似刚才白脸皮那个温柔,李元昊吃痛,暗示可就明显多了。臣该死!臣该死!山羊胡子极是俊杰,上下唇开始打架,要不是碍于手中扯住的纱布有一半缠在龙臂上,早腿一软跪下了。

  李元昊干脆闭目,很是懊恼:受伤的经验早就非常丰富,只是该死的--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疼?

  至于定国侯野利宏天,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平卧在另一张软榻上,痛得一会儿咬牙一会儿抽气外加眼皮跳眉毛拧,身上大伤小伤死不了人,却可以痛晕人。再加上天生怕闻苦苦的药材味,这会要是有人问他感受,回答绝对是:生不如死。

  

    “国主,内府侍卫总督嵬里如风求见。野利公公接到小太监通报,不得不打扰李元昊的闭目。如玉阁外他野利公公凭着身手敏捷,在混战开始时如愿找到避战地,安然捡得一条老命。这会风平浪静了,心里便小鼓乱敲:国主英明,您切切不要记得老臣没有以身护驾啊!于是做事格外卖劲,一听侍卫总督求见,立马往上报--紧要关头,有别的什么吸引国主注意力,那当然最好不过了。

 

快传。李元昊忙睁了眼,提起精神。刺客无论生死,都由嵬里如风带回处置。要想得到他急欲知道的事情,提供者,自然非嵬里如风莫属。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