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你知道李元昊的深宫秘事吗?8

2012-02-17 10:12:27 本文行家:王德恒

“成命”两字力度特重,嘲讽彰显。“日落前让孤石等搬离避暑庄。”孤石视李元昊的嘲讽为无物。“哈哈,孤石公主打算如何说服孤?”李元昊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无聊,和其它女子一样,不是贪图富贵,就是迷恋他这个人,或两者兼有,总之摆明要赖着不走。图片1“孤石只能告诉国主,要孤石回国,除了国主的命令,还得有我父王的圣旨。”孤石昂首,坦然与李元昊对视。不可否认,元昊的逼视,让人有臣服的欲望,她几乎不能坚持。但她是

成命两字力度特重,嘲讽彰显。

  

    “日落前让孤石等搬离避暑庄。孤石视李元昊的嘲讽为无物。

  

    “哈哈,孤石公主打算如何说服孤?李元昊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无聊,和其它女子一样,不是贪图富贵,就是迷恋他这个人,或两者兼有,总之摆明要赖着不走。

  

图片 1图片 1


    孤石只能告诉国主,要孤石回国,除了国主的命令,还得有我父王的圣旨。孤石昂首,坦然与李元昊对视。不可否认,元昊的逼视,让人有臣服的欲望,她几乎不能坚持。但她是回鹘国的子民,回鹘国的公主,回鹘国不能臣服啊!

  

    野利宏天在一旁看戏,不亦乐乎。嘿,这公主可有点意思。刚才还见她在凉亭胡闹,按说是个好动的人,这会儿站出来却是一静无波。长得瘦瘦小小,遣词用句偏硬硬梆梆。胆大,又不显嚣张。特别那对眸子漆黑莹亮,像是身上所欠缺的精彩都集中于此。

  

    “依孤看,你并非想说服孤,而是想抗旨。李元昊总算明了。在大夏地方搬出回鹘国,哼,回鹘国乃手下败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这丫头怕是不要命了。目光更厉,死死盯住孤石。本是想吓退孤石,却讶然发现--她的表情,似曾相识?

 

  平静无欲,坦荡地和自己对视,好像结果如何,后果如何,她并不在乎。反正,她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做了,便够了。

 

  脑中灵光一闪,突地和一个模糊的影像重合。那个神秘的女子,在荒山野岭救了自己的女子,当时身受重伤,神智不清,根本无瑕看清对方面孔,只勉强知悉她的漫不经心,以及她最后那句我已经后悔救你了。她们的身份天差地别,但表情何其神似。--这回鹘国的公主,倒不是单纯的无知无礼了。

 

  孤石不敢。孤石只遵理行事。孤石垂首,因为和他对视真的挺累人,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勇气所剩无几。

 

  李元昊微眯了眼,满意于对方终于先行撤退。论起来,这样的公主,倒没刚才想得那般讨人厌,想来也不会惹太多的麻烦。算了,就带回宫中,省得节外生枝。--不过,就凭她今天的态度,只配孤寡一生了。

 

  隐藏起恨恨的不甘,李元昊扔下对孤石来说是炸弹的话:那么,孤就封你为玉妃,即日进宫。退下吧。

 

    孤石大震,那就是说,她不会被当做先朝的遗孀,放任她自由的在上阳宫侍弄花草。她还要掺进宫中当什么玉妃?抬头,正撞上他含威的目光。那目光,恍若晴天一霹。一时间,封为玉妃这四个字尚未消化,孤石又领悟到另一件事:天!

 

    是他!

    那一夜,树林子里奄奄一息的

 

 刺客杀来了

 

  新国主,是他!

  当场,她的眼圆睁了。天,怎么会是他?

  纵然,在那片树林子里,在她转身之时,她就知晓自己救了一位王子--能自称本宫、能被王爷亲自追捕,身份是确凿的了。但,她该如何把穷途末路的他,和眼前冠绝古今的他相重相合?

 

  十五岁,才十五岁,无论她再怎么心境淡泊,对于这个事实,孤石仍是无法把意外压在容颜后面--难怪会觉得他的声音熟悉,难怪会觉得他似曾相识,原来,她真的遇到过他!

 

  她的震惊这般鲜明,以至两位男子不得不侧目。

 

  这种表情,可以算欣喜若狂吗?李元昊满腹狐疑。在大夏后宫中,先王李德明仿宋礼法,设立了一套制度:王妃为尊,下面有德、容、贤、玉四副妃,香、秀、柔、淑昭仪、才人。昭仪、才人之类则摆明尚需努力,无足轻重。唯香秀柔玉四副妃的地位微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半中间晃着,可轻可重,就看妃子在宫中的应对手腕如何,若称了上上下下的心,那么她是妃,若惹恼了哪怕小小御书房的公公,那么她也就处处讨不了好了,因此立与废都算平常事。

  方才想到她的名字里有个字,便随口封她为玉妃,万万没想到会引出这样有反应的反应--问题是,那个名字称孤道寡的公主真如他所想的在

 

  太值得推敲了。李元昊把背往椅子上一靠,整个人奇异地柔和起来,那股压人的霸气隐于无形,反倒有种懒洋洋的俊美。--正如野利宏天所言,他一般是又暖又松,刚才的又冷又硬,只是偶尔用来做下马威。

 

    孤石的震惊维持不到一眨眼功夫。她迅速回神,垂眸,领着鹫丽鹘丽伏身,做一个和亲公主该做的事:谢国主。

    还有作为孤石该做的事:孤石告退。

 

  从李元昊明显的神态变化,孤石知道,自己引起了他的注意。而她,不需要这种注意!勉强自己面见,完全出于一时的气愤。这之后有什么结果,她是想都没想的。因为没有去意料,被李元昊再次食言封为妃子也就无所谓意外。但,如果自己因此而引得李元昊注意,那绝对是意外

 

  山高水长,风轻云淡,她的一生,只求平静。无法选择自己的身份,但可以设法让平凡。

 

  慢着,抬头。李元昊稍稍前倾,单肘支身,微眯了眼,声音慵懒而兴味十足,不肯遗漏她脸上的一丝一毫。野利宏天早自行觅了张椅子,兴致勃勃作壁上观--有趣的女子并不常见。而能让他的三哥、当今圣上觉得有趣的女子,则堪称罕见。

 

  百年一遇,岂能放过?

 

  绝不迟疑,孤石依言抬头。既然有人起了探询之意,阻止他的探询反倒欲盖弥章。鹫丽鹘丽一直跪在孤石身后,不敢稍有异动。论说大人物两人也见过不少,眼前一君一臣状似无害,却莫名奇妙地教人喘不过气。好不容易听到主子告退,巴不得快快出房,哪想到--大夏国主突然不肯放人。

 

  这是什么情况?祸?福?

 

  公主不愿意进本王的王宫?虽然不太肯承认,但从她刚才的瞪眼来推断,的程度实在远远大于。李元昊莫名有些闷闷,口气自然不悦。

 

  国主多虑了。她没说谎,她的意愿从一开始就没被纳入考虑的范围内,所以李元昊此问多余了。更何况,她的失态是因为另一件事。

 

  那,烦请公主用行动证明本王多虑了。李元昊发现自己开始对她漫无止境的淡然失去耐性,急欲从她脸上看到点别的什么,哪怕是刚才的也无防。

 

  证明?证明什么?怎么证明?

 

  孤石不明。静静看向李元昊,以眸相询。她仍是跪在地上,素衣乌发,像是没有着力的淡墨仕女图。墨在纸上浅浅匀了开去,面目模糊,毫无重点,却自成一种风韵,完全略去的卑微,勾留下与世相隔的端庄。身后的鹫丽鹘丽,恰似图上不可少的两笔重墨,愈发衬着孤石天成的淡。

 

  国主的意思是,烦请公主一笑。野利宏天适时登场,奉上答案。他的笑意抑无可抑,这会儿直接把唇大弯--国主三哥难道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呃,不能说幼稚,那样未免欺君”...有点诡异吗?

 

  笑?

  那有何难。只是...有必要吗?没有深究的心思,孤石笑了。和她的人一样,这个是淡的。

 

  --淡而无味。李元昊无力的拧眉。够了够了,他看够她的无味了。刚才怎么会错觉她隐瞒了点东西?怎么会兴起和她说话的念头?怎么会?

 

  退下吧。很有一点自厌,李元昊换个坐姿,只盼他的新妃子尽快消失。

 

  哈,弃甲投降了。这明明就是他李元昊败下阵来。当局者迷,聪明如他的三哥,竟也被糊弄过去了。野利宏天眼睛仍旧看着孤石,并不打算提醒当事人。来日方长,这孤石公主,他定国侯是扛上了。

 

  日将近午,屋外蝉鸣不止,把炎热的暑气一声一声鸣入阁内。夏天,无处不热的夏天!李元昊神色未变,心底却着实比往常烦燥。阁门大开,孤石恭顺地后退,一切都平静无波。

 

  --平静,并不一定无波。

 

    因为,平和的局面于瞬间破裂,迅雷不及掩耳中,三条人影快如鬼魅,挟一股凌厉的杀气刺入阁内。

 

    是的,入阁内!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