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你知道李元昊的深宫秘事吗?6

2012-02-17 10:02:08 本文行家:王德恒

盯住凉亭,三个丫头已跪下行礼。本来心情就不好,再教这突发事件一搅,更是一肚子气。冷了脸:“野利公公,念你是先王的老臣子,孤不治你罪,不过,日落之前,必须将所有闲杂人等送出避暑庄!”这一说到“孤”,李元昊心中一动,怎么是如此个称号,孤石,有点意思。不过,话说了出来,就不能再收回。“闲杂人等”自然是指孤石公主一行。日落之前?这命令未免太不近人情,不过,自家性命最是重要。图片1“奴才接旨。”野利公公可是

    盯住凉亭,三个丫头已跪下行礼。本来心情就不好,再教这突发事件一搅,更是一肚子气。冷了脸:野利公公,念你是先王的老臣子,孤不治你罪,不过,日落之前,必须将所有闲杂人等送出避暑庄!

 

    这一说到,李元昊心中一动,怎么是如此个称号,孤石,有点意思。不过,话说了出来,就不能再收回。

  

    “闲杂人等自然是指孤石公主一行。日落之前?这命令未免太不近人情,不过,自家性命最是重要。

 

图片 1图片 1


    “奴才接旨。野利公公可是一刻都不敢耽搁。

  

    甩下身后一帮随从,阔步走入如玉阁。名为书房,实则无甚书册,必竟避暑庄难得有人光临。偌大一个房间,窗明,几净,书架上摆的多是玉器古玩,墙壁上挂的尽是名家字画,雅则雅矣,没书香就是。

  

    书桌上除笔墨纸砚,还有数碟糕点。野利宏天毫不客气,每样都尝了,顺便推荐:不错不错,可以可以。

  

    能这么不怕死地在他李元昊面前自顾享用美食的人,放眼大夏地面,相信也只有野利宏天一人了。同生,共死,两人的情谊,早超出君臣概念。三月前世泽王谋划纂位,朝中重臣大半被其牵制,如果不是定国侯一力护驾,只怕他这太子早就一命呜呼。再加上打一出生就开始算的三十年交情,嘿,两人想不熟都难。

  

    “感情朱侯爷把本王骗到这里,就是为了吃点心?李元昊不冷不热。即位两个月来,大夏内忧外患,他这新任国主,可是拼了命地处理政务。别说是笙歌艳舞,偶尔能睡个好觉就是阿弥陀佛了。而野利宏天,哼哼,身为人臣,不但不跟着打点,反倒费尽心神要把他拉出来避暑

  

    今日杂事稍少,野利宏天终于如愿以尝。口中塞了糕点,颊上便鼓起个大包:三哥,我还不是为你身体着想吗?我敢打赌,大夏三任国主,就你最有本事。

 

    两人是表兄弟,私底下君君臣臣那一套是不管不顾的。

  

    “本王也敢打赌,大夏中一十三个侯爵,就你最放肆。与野利宏天斗嘴,算是两人间的保留节目。

  

    “国主过奖,微臣惴惴。野利宏天一副受之有愧,结合脸上鼓起的大包,想不笑都难。

  

    李元昊果然笑了。精神一放松,便觉困意袭来,干脆闭目养神。

  

    “三哥,你真的要把回鹘国公主给赶回去?野利宏天不甘寂寞,没话找话。

  

    “哼。冷哼,表示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那,回鹘国的面子可当真扫地了。野利宏天再接再励。

  

    “嗯。那又如何?

  

    “三哥啊,大夏政局不稳,你还想加个外敌?真怀疑他的三哥是不是昏头了。泽世王那一闹,等于打了场内战,一时间国力大减。大辽国虽然有意与大夏结盟,共同对付大宋间带回鹘,但若得知有机可趁,难保他不会倒戈相向,反而联合回大宋。在这敏感的关头,任何一个动作可都是一发牵全身啊。那大宋的骏马可大多来自回鹘啊。

  

    “哦。李元昊总算有了点反应。刚才热晕头,逞一时之快下了令,现在一想,果然不太妥当。这么说,纳入后宫为妃?不行,她来是给父王当妃子的,我怎么能接受呢?

  

     “那就看三哥意思了。咱们答应回鹘国和亲,是国主纳其公主为妃。谁是国主,谁就该纳她为妃。如果这公主不是太难缠,随便封个妃,把带来的人马编入军中,不就万事大吉,回鹘和大夏和平友好了?野利宏天笑的得意。

 

  大丈夫志在万里,心思该放在如何夺得天下。如今局面是宋辽夏三国鼎立,自己的后面有回鹘吐蕃。比那大宋大辽多了一层担忧。天下纷争必有一合,连年的征战,为的就是这个

  谁合?谁被合?

  在这问号之下,历代君王前赴后继。后宫纵有佳丽数百,也只是霸业之外偶尔休生养息之处。嫔妃的作用,一是取悦君王,二是延生后代。既如此,妃子是谁,根本无足轻重。

 

  在野利宏天眼中,李元昊--大夏国主,是千年一遇的才。二十四岁时,偷袭宿敌回鹘,攻下了他们的甘州,立下了绝世战功。此时只不过三十岁,便做到手腕刚硬,目光深远,该赏该罚,绝不徇私。自登基以来,对内,一面查处朝内泽世王余党,一面招贤纳仕,迅速培养自己所需之人。并称兵在精不在多,停止再从民间征收壮丁,而是增加军中补给,加强操练。又减赋免税,鼓励农商发展,以增国力。对外,明显摆低姿态,不欲在短期内再起纷争。

  

    类似的政策不计其数。李元昊欲霸天下,反而先退出天下之争。

  这等胸襟谋略,是大夏前两任国主所未有。

  

    “好,照你说的办。李元昊不愿再为这样的小事费神,速战速决:传孤口谕,召见回鹘国孤石公主。

 

国主是他!

 

  日落之前搬离避暑庄?

  

    刚换过湿衣,埃杜哈将军便禀告了这么个消息。孤石看向铜镜,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泛起一种陌生的表情--怒。她低语:好无理的大夏!

  

    刚才在荷塘惊遇大夏国主,着实令她有一瞬的慌神--因为太过突然,她毫无准备。距离太远,加上被众多随从簇拥,使她根本没看清对方长是老是少,是高是矮,只强烈感觉到对方的吃惊与不悦。这于回鹘国来说没有好处的吃惊与不悦由她造成,她不免为自己的失礼而后悔。

 

    那时,大夏国主虽然没有称为皇帝,可是势力并不亚于皇帝,这是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本想过去给国主赔罪,可待埃杜哈将军赶过来,她的悔意没了。

  

    她,怒了。

  

    是的,她孤石公主的形象向来软弱可欺,她不争强好胜,她不愿动怒。千辛万苦从自己的家园,奔赴到全然陌生的地方,她可以不在意。陌生的国度将她视若无睹,搁到一边任生任灭,她可以安然处之。但,大夏国主对我孤石公主,你如此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恐怕无法配合!

  

    她的眸子晶莹透亮,脸颊因激动而泛起红晕。不是吗?所谓和亲,是回鹘与大夏两国的事,你大夏出尔反尔,又把我回鹘摆在哪里?打一场败仗,并非便丧了国威。我可以背负屈辱,我的国家却不需!

  

    “将军,当今的国主是上次我们见到的泽世王吗?这还是她第一次打听新帝的事。虽说生、养在深宫,泽世王的威名却连她都听过一二。善战、有谋,深得大夏国主依重,权势日盛,大夏国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既起了纂位的心,那还会有不得手的道理?

  

    山谷的一场虚惊中,她没看到泽世王的模样。但那浑重的嗓音,却与树林里的那位王爷无异。凭泽世王的权势,能有的异已定不会多。这不会多的异已中,有一个已经奄奄一息。试想,新帝除了他泽世王,还会有第二人吗?

 

    所以她这一个问句,实在是当肯定句来用。隔着一道珠帘,埃杜哈伫立在前厅,似乎有些诧异:不。回公主,两月前大夏世子李元昊登基,称了国主。

 

    “哦。孤石就这一声。

 

      李元昊的名字她可不是第一次听说。四年前,就是这个号称喝狼乳长大的大夏王子率军爬山越岭,偷袭了甘州,使父王损兵折将,精锐尽失,自己的母亲和许多的王室成员被俘,国都不得不迁往沙洲。在回鹘王宫里,李元昊这三个字简直就像瘟疫,没人敢于提起,是极大的忌讳。因为一提起这个名字父王就要头疼不止,众大臣默言噤声。姐妹中咒语就是让你遇见李元昊!或者让你遇见大夏狼崽子!

 

    如今,自己就遇见了李元昊,掉进了狼崽子的嘴里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