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你知道李元昊的深宫秘事吗?3

2012-02-17 09:38:35 本文行家:王德恒

(以上省去13000字,写的是李元昊偷袭甘州回鹘成功,回鹘王的无奈——孤石的吃惊——她竟然不知道身边还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回鹘实际上面临的是亡国的局面。可是,嬷嬷终于向她讲述了母亲的身世。但一切都改变不了她去当和亲公主的命运。于是,她平静的上路了。)乱花渐欲迷人眼。这七个字,写的明明是春景,可用在这夏初,分外合适。回鹘国都城与大夏灵州城间有一个月行程,过了沙漠,一路走来,就都是有些热闹的乡镇了-

 (以上省去13000字,写的是李元昊偷袭甘州回鹘成功,回鹘王的无奈——孤石的吃惊——她竟然不知道身边还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回鹘实际上面临的是亡国的局面。可是,嬷嬷终于向她讲述了母亲的身世。

   但一切都改变不了她去当和亲公主的命运。于是,她平静的上路了。)

  

    乱花渐欲迷人眼。

  这七个字,写的明明是春景,可用在这夏初,分外合适。回鹘国都城与大夏灵州城间有一个月行程,过了沙漠,一路走来,就都是有些热闹的乡镇了--边塞苦战,于塞内似乎毫不相关。而不论何乡何镇,花木都格外生气勃勃,看在孤石主仆三人的眼里,比宫里那些奇花异草有意思得多。于是鹫丽鹘丽也暂时把离愁置之脑外,有说有笑起来。

 

图片 1图片 1


  行至第二十日,众人已入大夏地区。两方休战,边塞一带除了满目疮夷,倒也无散兵游勇作乱。只是崇山峻岭,道路坎坷,不比前几日舒畅。

 

  主子,这也太不像话了,您都到了大夏,偏连个迎亲的使者都不见。鹫丽挑起驼车的帘子,一肚子火可又烧起来了。哼,再怎么说,主子也是回鹘国堂堂孤石公主,他刚刚立国的大夏摆的什么臭架子?

  正是天色将晚时候,风大,鹫丽挑了帘,风便鼓足劲都往驼车里灌。山风清凉,驼车里的闷气被吹走大半。孤石也凑到帘前看那天色,却不应鹫丽,只道:吩咐下去,就近找个地方歇了吧。

 

  鹘丽便把身子探出车外传话。百名亲卫军,分前后左右护住众驼车,而队长埃杜哈将军,则紧跟孤石三人的驼车。他对公主倒极为尊崇,即刻喝令止步,生火扎营。

 

  连日窝在车内,闷得实在利害。孤石本是喜静的人,这会儿也待不住了。眸子左右一溜,道:趁山里人少,我们下去走走如何?

 

  她是主子,加上随心的性子,向来自己拿主意。这一个如何,则是因为自知要求不合情理。果然,鹘丽马上有意见:主子不可!主子千金之体,外边又都是男子,若是传了出去,对主子不好呢。

 

  呵呵,千金之体。千斤之体。

 

  瞧瞧身上的衣饰,简单素雅,并无王家标记,于是也不和两个侍女争论了:你们取水来洗洗吧。闭了眼,似放弃刚才的异想天开。

 

  不过,既有了心,又怎会放弃?待鹫丽鹘丽一出驼车,孤石召过埃杜哈:麻烦将军追回鹘丽,有事交待。

 

  眸中又是顽皮跳跃。埃杜哈隔了车门,不疑有它,领命而去。众亲卫或生火或淘米,一派忙碌,孤石虽然没有刺客们来去无踪的本领,跳腾挪越间,却也是安然出营。

 

  本来只想在附近走走,玩心一起,哪还有自制的意思?月色皓洁,小径幽深,引着孤石不断往前。管它回鹘大夏,管它民生国计,管它千秋万岁,我只做我的弱水。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弱水。

  嬷嬷说,你的名字是弱水。小小姐,知道什么叫弱水吗?

 

  年幼的孤石自然不懂。她偎在嬷嬷怀中,乖乖不动。嬷嬷,什么是弱水?

 

  嬷嬷那时的皱纹还不多,她的表情真是好看。小小姐呀,嬷嬷没念什么书,嬷嬷也不懂呢。不过大王曾说,三千弱水,他只要小姐这一瓢哦!

 

  嗯,我知道了,弱水就是天下最好的水。嬷嬷,是不是?

 

  小姐真聪明,嬷嬷也这般想呢!然后呀,你父王就说,日后如果生了孩子,儿子叫小瓢,女儿叫弱水。

 

  啊!嬷嬷,幸好我不是男孩,不然叫小瓢多难听呀!小小的她已经能够分辨名字好坏,瓢和水,自然水好听。不过,她还是不明白,母亲在去世之前,却向父王要了孤石这么个名号。一直到长大,她有些朦胧的理解母亲的意思了,孤单时无法避免了,但是,要像石头般坚硬,抑或坚强

 

  嬷嬷便不再说话。嬷嬷的眼中已经有了泪。孤石听得困了,干脆闭起眼睛睡觉。

 

  年少不识愁滋味。倦在嬷嬷怀中的日子多好过,糊涂,满足,吃饭睡觉是天下最大的事。可是日子一天一天,她不得不长大,不得不做她的孤石公主。

 

  弱水,可有人珍惜这一瓢弱水?

  长吁口气,责怪自己的胡思乱想。大局早定,过几日便是东方大夏后宫的米虫之一,她还念什么弱水?

 

    好笑,好笑。

  

    只是呵,只是,她生来不是自怜之人,又怎会自欺?十五岁的年龄正值花开,她真的要困在另一潭死水,终老一生?

  

    又是摇头。不想了不想了,庸人自扰,不如随缘。算算路程也不短,回去罢,省得两个丫头急得眼睛冒烟。抿唇一笑,便掉头往回走。

  

    山风忽大。寒意从衣外渗入,孤石不由捂紧领口。无意中听去,风里隐隐夹了马匹的疾驰。是两个丫头发现我失踪,派人来找了吗?

  细细一听,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的的得得,一忽儿便近了许多。咦,不对!孤石心中一跳,觉得有什么不在掌控中的事情要发生了。小径两侧树木繁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进去躲躲好了。不及多想,正要跨进树林,扑--脑后有重物倒地。

  

    “谁?问句脱口而出。

  ...你是谁?声音浑浊虚弱,断不成句。

  

    本未认为那个重物会回答她的情急一问,这句你是谁教她本能往前两步。回身看去,一个身着铁甲的男人半跪地上,借着月色,只看到他头盔已弃,发丝散乱,胸膛急剧起伏,若非右手长枪柱地,只怕早瘫倒在地。

  

    “你,你受伤了?很多余的问话。且是答非所问。

  ......”男人伤痛入骨,就此没了下文。

  

   耳际的马蹄声奔得更近。难道,这些马是来追他的?将目光锁定半跪的男子,看那虎背熊腰和出来的无理,绝非善类。

  

    救?不救?

  一咬牙,把男子的左臂搭在肩上。然后双后抱住男子蛮腰,运了运气,终于成功架起他的身子。男子似乎错愕:......”

  

    “别出声。我可没本事一边说话一边你。孤石皱起眉,幸好她不是真的千金之体,每日不间断的回鹘特有的舞姿课和母亲留下由嬷嬷代传的神针课,使她力气比寻常女子大得多。

  

    千辛万苦,总算把两人都挪进树林。才松口气,一队人马已经追到林外。吁--有人喝马,队伍便停了下来。

  

    “启禀王爷,不见逃犯踪迹。

  

    “传令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哼!

  都是压低了嗓子说话,恨意却是铮铮。少顷,人马俱散。

  

    有惊无险,安然度过。

  

    天,你倒是会惹麻烦,王爷都亲自追你了。推推男子,不见动静,想是昏迷过去。树叶间点点滴滴漏了些月光,模模糊糊见得到男子腰侧深色一片。

  

    血?

  孤石惊瞪了眼。伸手一探,果然潮湿,而且还有液体不断渗出。孤石有些无奈,唉,送佛送到西,干脆把血也止一止吧。掏出随身的银针,扎向男子腰际。

  

    “你干什么!

  

    手腕一紧,居然是那男子忽然醒转。看不清他面目如何,只一双星目圆睁,仿若晴天一霹,目光凌厉得可以杀人。他明明气若游丝,可这一抓,力气还是惊人。

  

    “救你。孤石叹自己的多事。难得多事一次,偏遇到不领情的。

  ......”又是一个未完的,昏迷过去。

  

    看得出,腰间是箭伤。扎上五针,止住流血,结果发现背上有处剑伤。撕了裙边,摸索着裹了伤口,结果肩上的刀伤又露出。这般顺藤摸瓜,男子身上的大伤小伤不计其数。而孤石能做的,只有止血和裹伤。

  

    要把他带回驼车吗?想像鹫丽鹘丽惊恐的模样,不妥。不带吗?这种伤势,铁人也顶不住。再咬牙,拖起男子,决定不顾鹫丽鹘丽及众侍卫了。

  

    只希望,你不是个杀人放火的大恶人,别让我救错了人哦。

  

    刚把两人的身形都稳住,那男子又有了意识。这一回出言倒没有不逊,平和得多:去哪?

  

    “找个大夫。孤石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暂居地。

  不必。本宫...我运气调理片刻即可。那男子却不理孤石的好心。

  本宫?

  

    虽然男子急速转用了,可这两字,还是清清楚楚到了孤石耳中。再联系起刚才的启禀王爷,已可断定,这又是一出宫廷间自残的戏码。两者之间,定是近亲。

  

    天下,王权,与亲情真的不两立?

  心生寒凉。看向男子,有丝悔意。既是自残,何苦我来插手?生也罢,死也罢,都没有对错,只有输赢。不是你死于他手,便是他死于你手,轮不到外人评说。

  

    呵呵,真的是多事了。孤石很干脆的放手,只望远远走开。管他是生是死,与已再无关。

  

    踏出树林,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救命之恩,它日再报。

  不必了。我已经后悔救你。孤石不再顿步,沿来路疾走。

  

    风大,夜凉,心冷。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