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宋辽夏三国联合围追哪个民间门派?

2012-02-15 16:27:19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萧长城的脚是穿着鞋的,那是一双包铁牛皮靴,何况,石祖门的功夫于野兽跑动、扑食、撕打中领悟了许多奥秘。六只狼无论如何也没意识到萧长城会突然趴在了地下,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是以手拄地为轴,双腿如风车般抡开,只听见不断的惨叫声音发出,六只狼都被他踢伤了。但他的大腿上被叨了一口,身子也有几处被狼牙划伤。乌骨碌舞动着他的大镰刀冲了过来,连续斩断了两只狼头,而群狼也全都扑上来了。萧长城这才得手拿起摆放在地下的

萧长城的脚是穿着鞋的,那是一双包铁牛皮靴,何况,石祖门的功夫于野兽跑动、扑食、撕打中领悟了许多奥秘。六只狼无论如何也没意识到萧长城会突然趴在了地下,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是以手拄地为轴,双腿如风车般抡开,只听见不断的惨叫声音发出,六只狼都被他踢伤了。但他的大腿上被叨了一口,身子也有几处被狼牙划伤。乌骨碌舞动着他的大镰刀冲了过来,连续斩断了两只狼头,而群狼也全都扑上来了。萧长城这才得手拿起摆放在地下的镰刀,一招“心灵无物”,拼出全力砍杀起来,镰刀到处,群狼的血肉横飞。但是,随着狼群中的一声怪异的长啸,群狼的攻击更加猛烈,而且攻击过一轮的狼退了回去,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嚼同伴的尸体,嘴角还滴着血,就又攻了上来。



 

图片 1图片 1


 

 

这时,加入战团的已经有十个人了,萧长城一个对付有二十多条狼,乌骨碌也是对付二十多条,但眼看他的气力有些不济了。而那年轻的使用二齿钩的小伙子已经被狼扑倒,萧长城疯虎一样冲过去,连续砍死四五只狼。但是,还是晚了,那小伙子的喉咙已经被狼咬断了,身子当时就被疯狂的狼群撕成碎片。萧长城对着乌骨碌大叫:“快撤,让大伙都回到火圈里面去!”

“你也回去!”乌骨碌喊道。

“我也回去!”萧长城答道,猛然,他的招数变了,“平地三尺有神灵”,人旋在空中,如大鹏展翅,手中的大镰刀驱赶着包围着乌骨碌和加入战团的人的狼,掩护他们撤退。这时,在不远处传来啸叫之声和鸣镝破空的声音,是外援到了。在有些狼愣神的时候,乌骨碌带领村民都撤进了火堆组成的圈里,萧长城松了口气,将大镰刀拄在地下,一圈旋风腿,扫倒了十多匹狼,自己又猛撑了一下,撒手跃进了火堆圈里。疲惫不堪地躺在了火堆旁边,说道:“给我拿肉吃!”

 

两个小伙子赶忙跑进炖肉的那家,但是,一会儿空着手出来了。萧长城不解的望着他俩,那两个小伙子对乌骨碌说道:“大叔、大婶全死了,肉全被狼吃光了。”

“什么!?狼进了屯?”萧长城惊讶道。乌骨碌神情沉重的说道:“白毫狼主手下,有几只狼不吃人肉,不怕火光,会隐身术。它们是悄悄溜进屯里的,咬死了老人,吃饱喝足,而且胸前还有食囊,将吃不了的熟食带走。”

萧长城听了这话,惊得瞠目结舌,世上还有这样的狼!

他越来越觉得这群狼来得诡秘,不同寻常,他又问了乌骨碌狼群的后面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心怀叵测的人豢养的,用意何在?乌骨碌还是缄口不语,胡乱的找些吃的,萧长城填饱了肚子,到屯子各处查看了一番,见各个火堆都燃烧甚旺,人们也都手持钢叉等武器严阵以待,暂时群狼还冲不进来,才稍微缓了一口气。

想到师傅交代过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要管,只有找到女真中的两个“石鲁”,确认其中一个来辅助他成统一女真大业,才能开始行医,行医也是助其统一女真各个部落的手段,也是“谋国”之策。可是,如今自己却陷入狼阵之中了,自己要脱身倒也容易,可是,如果自己走了,这个屯子的人都可能丧身狼腹,眼睁睁的看着百十号人死去,无论如何也冷不下心来。但留在这里,连自己的性命也可能葬身狼腹,真是去留两难。

 

师傅和师兄弟们为了掩护自己冲出三国十四个江湖门派和官军的围攻,有的可能已经都丧命燕京西郊,有的可能身陷囹圄,怎么才能不辱使命,又救下这一方百姓,两全之策在哪里呢?他正在沉思,乌骨碌过来了,手捧着一个小包袱说道:“兄弟,看着你年纪不大,武功又这么好。犯不上为我们这些生女真人把命搭在这里,这包袱里是三百两银子和十两黄金,你拿上,赶快走吧!”

萧长城从这一天的接触中知道,乌骨碌也是条硬汉,如今看他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按你们这的话说,你这不是埋汰我吗。我能扔下你们不管吗?再说,这祸还是我惹的。我虽然一半是熟女真人一半契丹人的血统,可是,五六年来,年年到白山、鸭子水这一带来采药,生女真兄弟姐妹都待我不错,我的姐姐还嫁给了渤海女真人,咱们是亲戚,你别拿我当外人看。”

乌骨碌说道:“说那祸是你惹的,也不确。不知道的,谁看见孩子被狼叼走不急呀!除非他不是人。可能象你这样玩儿命的,我是头一次见到。全屯子的人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些金子银子都是大家凑的,我哪里有这么多的金银。怪,只能怪我们命不好,没有弄到五百张貂鼠皮子。”

“貂鼠皮子和狼吃小孩有什么关系了?”萧长城问道。

“这事没有明说过。但是,不论是哪个屯子,只要没有交足貂鼠皮子,那就会招来狼。这个屯子今年只交了三百五十张皮子,可能要死个七八个孩子。”

“那这群狼真是人豢养的了?是谁来收貂鼠皮子?”萧长城问道。

“那可是大人物,朝廷的银牌天使。”乌骨碌终于说出了狼群后面的人。

 

萧长城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下令剿灭石祖门的也是朝廷北院大王,出面的就是银牌天使号称黑衣判官的耶律良。还有,听说姐姐被害将近一百人被杀,也是一个银牌天使领着干的。原来,他们在这遥远的生女真地带,也是威权甚大。自己身负的使命就是能使生女真各部统一,另立门户,对抗朝廷,---这是石祖门开宗立门上百年的第四次参与人间事,想不到事情还真麻烦。恶狼阻路,真是始料所不及。

对付银牌天使,确实是他心之所愿。只是,不应以这种方式,不该自己直接出面。而要找到那两个石鲁才行。既然遇上这种事了,临机从权,也许这是一个好兆头。这里虽然是生女真的地界的边缘,也应该联合在一起,以抗强辽。自己奋身迎战受银牌天使驱使的恶狼,完颜部的那两个石鲁,总会知道的。有此进见之阶,也许是个好事。他违背了师傅“一切待见了石鲁而后定”的嘱托,但为自己找的理由,也说服了自己。

 

只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群狼又开始攻击了。然而在熊熊的火堆连成线的圈子内,有时只是一两只最多不过六七只狼奋不顾身的跳进来,萧长城和乌骨碌各带领十几个人巡逻,只要有狼跳进来,当时便被他们打死。没想到,这夜晚的防守,竟然比白日还要轻松。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