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熟女真是加入辽国的渤海国后裔吗?8

2012-02-15 15:55:24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他们两个到了杨柳镇后,很容易的就进入了镇中,因为肉干很多,何况居然有熊掌可以贡献,当然,还有琉疏给的通行腰牌,而且,进了镇中不久,他们就找见了琉疏,一切顺利的太出人意料。琉疏笑吟吟的迎接他们,说道:“去而复返,换了装束,是来救人,还是要当和平使者?阿娇小姐。这位猎户,褡裢装满了肉干,这对我们充满了诱惑力。我想,一定是西宁弱水将军吧。是的,你有理由来,因为,你要破除我们设置的各种机关。”“郡主,您好

他们两个到了杨柳镇后,很容易的就进入了镇中,因为肉干很多,何况居然有熊掌可以贡献,当然,还有琉疏给的通行腰牌,而且,进了镇中不久,他们就找见了琉疏,一切顺利的太出人意料。

琉疏笑吟吟的迎接他们,说道:去而复返,换了装束,是来救人,还是要当和平使者?阿娇小姐。这位猎户,褡裢装满了肉干,这对我们充满了诱惑力。我想,一定是西宁弱水将军吧。是的,你有理由来,因为,你要破除我们设置的各种机关。

郡主,您好!现在我也是以郡主的身份在和您讲话。而且他也决不是西宁弱水。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琉疏的反映。果然,琉疏惊讶的神情一闪,但是,一闪而没。

是奚族的郡主?据本座所知,奚族没有郡主您这种人呀。

你到底还没看出来,我是来自于奚族地波部落。实际上,你们上次就应该知道我是来自地波,否则,怎么能抵挡得住你们那大法师的致命一击。说着,她掏出了地波部落的国信牌,这是当时国与国和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来往的凭证,是她从她骨爹那里强要出来的。地波部落不久前秘密归顺了新建立的金国,辽国包括辽阳一带都还不知道。地波部落兵强马壮,而且全族习武,这使琉疏不得不严肃对待了。奚族地波部落在辽阳城和百草谷之外是第三国,而且这几年在首领母递斤的治理下,兵强马壮,如果百草谷和他们联盟,辽阳城可就处于不利的地位了。作为辽阳城的郡主和军事统帅,她是打算在灭掉百草谷之后,转头来对付奚族地波的,看来她的这个想法好象被查知了。但是,阿娇的一番话,使她打消了顾虑。

琉疏郡主,以前,我们都是通过和辽人的榷场得到你们的特产美丽的瓷器,这次,我们想以我们的皮毛、生金、锻铁、五谷和森林特产来和贵国直接交换你们的瓷器及丝绸,上次的花觚我很满意。我们已经以同样的条件和百草谷在谈判,直接获取他们养殖的猪羊牛。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特向贵国献上虎皮和熊掌,这是我们奚族地波部落最高的礼节了。

那当然好。我个人是表示十分满意的,待我向我国的国王奏请后,就可以达成交换条约。我想你已经看到我们需要粮食,如能这样,当然是同乐的事情。但是,郡主,您上次来的过于突然,而且确实令人生疑。

阿娇哈哈大笑,说道:如有得罪之处,但愿谅解。我这个胡闹的脾气是改不过来的了。今天,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说否?

尽可明言。

那个飞豹黄毛是父王要他当女婿的人,可否放出来,让我和父亲相看相看,如果不行,再交回来任凭处置,如果看上了,就请郡主开恩释放了他,小女这里有礼了。说着,两手上下一合,行了一个奚族标准的右倾万福。

琉疏笑道:这才是你此行的真正目的吧?

咱地波女子说话直,小女本人当然是把这当成最重要的事情,可是,我此次出使这是第二位的事情。她说着,四下看了一下,意思是要摒退无关的人,她要有私下的体己话要说。果然,琉璃般聪明的琉疏,让婢女们都退下了。阿娇让拂面书生西宁弱水也退下。待大帐中只剩下她们两人的时候,阿娇说道:上次郡主交我办的事情我可尽力了,您看。说着,她拔出了腰间那把镶嵌宝石的短刀。琉疏有些震动的接过短刀说道:他说什么了?

如果能够结束战争,那么-----。十二王子就是说了这么几个字,然后,脸色突然煞白,有些支持不住,被送走养息去了。阿娇说的十分动人。

果然,琉疏也脸色煞白,那他为什么还把短刀还回来?

是你先把手帕还回去的呀。要知道,军师讷哥在场,他不能不还。阿娇说道。

是呀,如果这一仗不打-------

你也是说这几个不明不白的字。我看就别打了。阿娇说道。

琉疏苦笑了一下,说道:岂是你我所能决定。可惜,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人。

阿娇见琉疏抚摩着那柄短刀,似乎有不能自持之态,说道:琉疏郡主,还有无数的话可说,今日且到这里,明日我再过帐拜访。

琉疏点头同意,坚持送阿娇出大帐,刚出大帐,就听得外面人声喧嚷,打斗之声骤紧,阿娇听见拂面书生西宁弱水的喊道:百里将军,你快走!我去接应阿娇。

听到这个声音,琉疏诧异的看了一眼阿娇,此时,已经走出大帐的栅栏外面,只见飞豹黄毛和拂面书生西宁弱水在前面跑着,跟在他们后面的是那条牧羊犬鬼心思,它跑几步,突然回头龇龇牙,便吓得杨柳镇军士倒退几步。这时,一个鬓边簪着一朵梅花的美貌女子说道:郡主,刚才,我们把这位奚族地波的猎者当作上宾款待,没想到,他竟呼叫一个什么鬼心思,初始我们以为是一个人,也没在意,没想到,是一条恶犬,溜进了临时大牢,咬死了三个军士,然后此人把那个俘虏的手铐脚镣用刀断开,又杀了我们几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阿娇一看也隐瞒不了,也周旋不成了,纵身起来,和飞豹黄毛、拂面书生西宁弱水一起跑了起来。

只听见琉疏严峻的声音说道:梅花,你是全军先锋,又负责镇守杨柳镇,你的职责何在!如果你要是让这三个人跑掉,你还有命在吗?!

放心吧,郡主,就等着你下令呢!话一说完,那个称为梅花的人自胸前掏出一面令旗一摆,辽阳城军士马上摆出了一个困人的阵势,而且,突然之间,四面阴风煞煞,飞砂走石,阿娇三人一狗当时就被困住了。.

流疏披散的一头黑法,在阿娇眼里是那么潇洒俊逸,此时却象被惹怒的狮子,不知从身上什么地方曳出一柄链子殳,那是一种既可执着柄出击,又可以用链子甩开横扫的奇形兵器,而另一只手银光闪烁,拿的是是吹发可断的缅刀。阿娇早听人说过,琉疏的刀法自成一格,凌厉无比。

此时,她的眼光倔强,固执,无论是刀还是链子连柄殳,一使开便势挟风雷,打的阿娇三人连连倒退。嘴里还在指挥,琴心,看好绿语湖,从侧翼进攻别让他们水遁逃跑。”.形象相当俊美的琴心应了一声,攻向了拂面书生西宁弱水。又听见一声怪笑,是一个浑身发光的女将加入了战团,飞豹黄毛抽空对阿娇说道:这是水妖,.海神的女儿,本来驻碎冰河,是对阵海战的,怎么也到了这里?这可需要全力应付!阿娇还看见一个占星师.模样的人,这里虽然在拼杀,他视若无睹,眼望天空,喃喃自语,听说他们有一个占星师称为云霓,是不是他,如果是他,他此时正在预测,据说,他预测的十分准确,看眼下琉疏带领几个人的进攻,他们已经胜算在握了。梅花越战越勇,飞豹黄毛堪堪和她打个平手。但是,令阿娇最奇怪的是,只要琉疏的刀劈过来,风向就推动着她,使她出刀的威力大增,而自己反击过去,则风势马上逆向而来,使自己的力道大打折扣。这样下去,当然有败无胜。忽然,鬼心思狂吠一声,对着一团滚来滚去的晕黄色的风沙一口咬去,便听见那风沙中传出一声惨叫,顿时,一个人影显现出真身来,那是一个矮小的人,一脸的诡异,飞豹黄毛说道:小菜!他就是最厉害的魔法师,能够驱动云气的。小菜虽然被鬼心思咬了一口,破了他驱风驭沙的魔法,但反手一掌,把鬼心思打得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丈高,掉落下来后,躺在地下不动了。拂面书生西宁弱水凄切的喊了一声,鬼心思!但他被梅花缠的很紧,顾不上去看看鬼心思如何。而小菜已经又开始做法了。紧接着,飞豹黄毛、拂面书生西宁弱水都受伤了,阿娇也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她知道自己不是在有魔法支持下的琉疏的对手,此时只是在勉力支持而已。

此时,她觉得裤脚忽然被扯了一下,原来鬼心思并未死,她忽然想起一个办法,心下恻然,但人命关天,在也不能犹豫了,一脚飞起,踢在鬼心思的屁股上,鬼心思飞身起来了,两眼目光炯炯,张开嘴,一口,足有一盆血吐在小菜的头上,也喷溅到了琉疏、梅花、水妖的身上,他们的攻势马上减弱了。

这更惹得琉疏生气,她戟指阿娇说道:我好心待你,你两次戏弄与我。来,你和我单打独斗,一决生死!

阿娇可犹豫了起来,单打独斗,倒是合理,可是时间拖长了,最后还是得当俘虏啊。飞豹黄毛说道:算了,别犹豫了。阿娇,出招吧,让这位大师指点指点你,是你前生修来的福气。

他的话还没说完,琉疏已经一刀劈向了阿娇。她这一出刀,黄毛心中一震,这一刀看似中宫直进,是最简单不过的刀法,但那刀身微侧,实际上攻击的部位是右下腹,而且后招还能含有直刺,反手拖带,乃至矮身钻到肋下,用刀柄磕后背灵台穴等绵绵不绝的招数。而刀光则在自己的眼前晃动,如果稍一不注意,便会着了道。阿娇心中也想一刀制胜,速战速决,所以她没有遮挡还招,一个虎跳,跃起一人多高。她是高打,琉疏是低攻,等于琉疏这一招全攻向了无人之处,而阿娇已经到了她的后面。但琉疏的刀法精奇,后招绵绵。按照招式是,阿娇用刀柄磕打对手的后背,这是阿娇见她一出刀时预想到的几个后招。没想到,她一磕打根本没有磕打着,随后,侧身回头,舞起一片刀光。如果对手的后背真的被磕打着了,这一片刀光就能把对手斩为十几节,如果没有磕打着,则是令对方根本没有想到的又一轮急攻,对手来不及掉过身子,就要被攻击得手忙脚乱。但是,只见琉疏的刀从不可思意的位置专攻阿娇的要穴。

没料到的是,阿娇到了琉疏的后面,占了十分有利的位置,而且极为罕见的是,她不但跃过了琉疏到了她的后面,但刀柄却没有磕打着对手的后背,琉疏的刀可没闲着,人脸朝前,刀往后送,也是侧身攻击,左手抖出的链子殳,宛若突然开了数十朵晶莹闪烁的花朵,在斜阳的映照下,显得煞是好看。那链子极柔软,一般的刀如果被这链子绞住,是砍不断,抽不出,只有弃刀,躲避攻击。

但是,阿娇使的是一把宝刀,称为沥金解牛刀,削铁如泥,攻势遇见链子也未停歇,几刀把那链子斩为几十片色彩缤纷的碎片,漫空飞舞,好看之极。链子没了,琉疏的刀舞的更快了,达到了只见刀光不见人影的境界。只见阿娇将身上的零碎不断掷向琉疏,有如无赖的打法,然后是一招漂亮的刀中夹拳,激荡的那些链子碎片都向对方的脸上扑去。阿娇这下变招极快,一般的人是反应不过来的。这时,听到的一声,是琉疏弹出了一颗小石子,打歪了阿娇的刀锋,而且一刀便刺在了阿娇的肋下。阿娇耳听一声响,刀刺空,知道要糟糕,马上缩成一团一骨碌滚开,肋下已经汩汩冒血了。琉疏得理不让人,又手持宝刀追杀过来,情势危机,只听得一声惨叫,也是一柄带链子的刀在琉疏根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离着还有丈远迎面向她砍去,王十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

琉疏中刀后,瞥了一眼王十二,一头栽倒在地下,王十二喊了一声:琉疏!向她奔了过去,但趁着他没有防备,梅花一枪刺在他的要穴之上,王十二倒在琉疏身边。西宁弱水拿着他那巨伞,赶开了辽阳城的兵丁,说声:快撤!阿娇伸出两手,一手夹着王十二,一手夹着琉疏,说道:跟我来!只见她来到不远的一丛树中,对着其中的一棵猛踢一脚,那树就旋转开了,露出一个洞口来,对尾随在身后的飞豹黄毛、拂面书生西宁弱水说道:下去吧,能回到前望镇。几个人也顾不上问为什么了,都下到洞里。然后,拂面书生西宁弱水把王十二和琉疏接了进去,阿娇这才跳下洞里,用手把那棵树又旋转回来,盖住洞口。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