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熟女真是加入辽国的渤海国后裔吗?7

2012-02-15 15:50:32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阿娇从魔境杨柳镇将真伪两份情报取回来后,由于她是把真的情报用猪尿泡包着,用细皮绳栓住,绳挂在牙齿上,猪尿泡包着的真情报吞在肚里,所以前后三天没有吃饭,她嚷嚷饿坏了,讷哥亲自下厨,指挥厨子给她作了秫米甜豆粥,莼菜飞龙蛋、野雉脖、鲜地狸、上鹿唇四式汤,墨鱼角尖荞麦糊,三羽六畜活筋羹,小三牲天梯碎叶煊陀。厨子端上去,阿娇一看就急道:“你们不知道姑娘我三天没吃饭,还要忍那臊气烘烘的味道,快给我炖肉,煮肝,

阿娇从魔境杨柳镇将真伪两份情报取回来后,由于她是把真的情报用猪尿泡包着,用细皮绳栓住,绳挂在牙齿上,猪尿泡包着的真情报吞在肚里,所以前后三天没有吃饭,她嚷嚷饿坏了,讷哥亲自下厨,指挥厨子给她作了秫米甜豆粥,莼菜飞龙蛋、野雉脖、鲜地狸、上鹿唇四式汤,墨鱼角尖荞麦糊,三羽六畜活筋羹,小三牲天梯碎叶煊陀。厨子端上去,阿娇一看就急道:“你们不知道姑娘我三天没吃饭,还要忍那臊气烘烘的味道,快给我炖肉,煮肝,炒里脊,溜肥肠,再烧一只叫花子鸡,怎么拿这些稀溜溜的东西打发劳苦功高的姑娘。我非到讷哥姐姐那里告你们的状不可。”



 



图片 1图片 1



 

讷哥一边解着围裙,一边走进来说道:“嗨呀,阿娇,你以为你那肚子是铁打的呀。三天没吃东西,要先吃些稀的,好消化的。现在就吃那些肥腻的,可能会消化不了跑肚胃疼不说,就是你能消化,你也不看看你,已经快一百三十斤,再胖下去,轻功可要打折扣了。听姐姐的话,先喝汤。说实在的,前望镇这是最珍贵的一顿饭菜了。”说着又是给她盛汤,又是夹菜。稀里呼噜,片刻之间,阿娇就吃饱了。自言自语的说道:“嗨,还不知道陷于敌手的飞豹黄毛吃什么呢?也许还饿着呢?讷哥姐姐,不行,我要再去一趟他们的边城杨柳镇,把飞豹黄毛救出来。他是上司又是兄长陷敌,我一个人跑回来算什么,无论如何我也要去一趟。”

“你歇歇吧。这件事大帅高永昌和众家将领正在想办法,百里是大将,这次战役少不了他。”讷哥说道。

忽然,外面有人问道:“阿娇校尉是在这里吗?”

阿娇一听是拂面书生西宁弱水的声音,心里就慌乱起来,手挠脖颈说道:“当时我只顾自己逃跑了,把西宁的牧羊犬也给陷入敌手了。这可怎么办?这回我是说什么也要再去一趟了。”

说话间,白净的拂面书生西宁弱水已经进来了,先向讷哥见了礼,然后问道:“阿娇,你没事吧?”

“怎么没事,你的宝贝牧羊犬陷入敌手了,说不定现在都给炖了狗肉汤了。我知道那只狗跟了你多年,还救过你的命,我再去一趟,只要它还活着,我怎么也想办法把它带出来。”

讷哥说道:“别为一只狗去冒险。”

“还有飞豹黄毛呐。”阿娇说道。

拂面书生西宁弱水说道:“你出来的时候,让那鬼心思掩护你了?”

“没有啊,我走的时候还叫着它了,可是,它不听我的,往琉疏那个大帐里钻。”

拂面书生西宁弱水沉思有顷地说道:“可能是它有所发现,鬼心思的心思有时咱们人还琢磨不透。”

阿娇听了他这话,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心里盘算着,看来再去一趟杨柳镇有门儿,于是对讷哥说道:“姐姐,这样,我想一想,好象我有个主意,我得先和十二王子商量商量,如果他同意了,再供您和大帅高永昌参考。”

“行了。不过,阿娇,下顿饭也不能大鱼大肉。那我先去忙了,十二王子在最前沿呢,你得到那里去找他。”

“好。我收拾一下就去。”

讷哥对阿娇和拂面书生西宁弱水说道:“那你们先聊着,我走了。”

“谢谢讷哥姐姐,等我的胃完全恢复了,连铁弹子都能消化的时候,你再请小妹一顿。”

“谗嘴猫。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胖了影响轻功了。”讷哥嗔怪的说道,然后急匆匆的走了。

她一走,阿娇问拂面书生西宁弱水道:“你是说,你那鬼心思有很强的灵性?”

“是啊。”

“它平时和飞豹黄毛熟悉吗?”

“非常熟悉。有时飞豹黄毛猎到个黄羊、狍子、野兔,那蹄头下水都专门给它送去吃。”

阿娇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我招呼它,它都不走,原来它发现飞豹黄毛是被别人绑着了。它要独立去救他。这可很危险,我得马上去找十二王子商量,然后,你敢和我走一趟杨柳镇吗?”

拂面书生西宁弱水的脸涨红了,“你真的认为我这么胆小?就是大帅高永昌和讷哥军师不派我,如果派我,我也敢独闯敌营!”

“别着急,别着急。是我用词不当。你想一想,看看装扮成商人还是什么人,最好是贩卖食物的,杨柳镇现在储粮不多,往里弄吃的,他们不拦。你在这等我,我和十二王子商量后,马上回来找你。”

说完,意味深长的瞟了拂面书生西宁弱水一眼,出门而去。在前沿找到了王十二,见他愁眉紧锁,便问道:“十二王子,愁什么呀,我觉得这次咱们和辽阳的决战稳操胜算,你这个先锋大将军要立大功,应该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却在这里发愁。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不会是为赋新词强作愁吧?”

“有事说事,没事边上玩儿去。”王十二不耐烦的说道。

“哎,我说王子,你到过我们长白山吗?”

“去,去。我没工夫和你闲扯。长白山谁没去过。”

“那你看见过新兴的唱蹦子了吗?”

“什么新兴的蹦子?象你是的,总是蹦蹦达达的。”

“我还真学了几招几式,耍手帕,曲调是这样的:稀里嘛哈,稀里嘛哈,七咚一咚呛。看,关键在这手帕耍的溜不溜,你看!来了!”

随着阿娇的连蹦带唱,一方手帕耍的提溜圆,那手帕周遍还都是缀的珍珠,在阳光下五颜六色,被阿娇旋的很高,如同彩色的陀螺在天上旋转。王十二抬头一看,惊讶的说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教了一个人唱蹦子,”说着,抢先把那正往下落的手帕接到手里,“这是挣的束修。”

王十二此时脸色有些怅然,说道:“她怎么样?怎么会轻易地将这手帕给了你?”

“转赠。让我代替她,满意吗?”阿娇一脸的坏笑。

“你这个女真小丫头片子,怎么胡说八道!”

“哈哈哈。”把一贯神情严肃的王子弄急了,阿娇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十二王子,让我看,她的心里装不下别的人,只是两国交兵,她身为郡主,担负国家生死存亡的大计,不得不作出决绝之态,甚至还耍阴谋诡计。她救我,还你手帕,都是阴谋的一部分。不过,女人的心思是瞒不了女人的,她还是爱你的。这个我敢打保票。”说着说着,阿娇的神情也阴暗起来,“战乱频仍,互为敌国,可怜此中有情人。武林能不能统一且不说,如果能召开个武林大会,立一条规矩,任何仇恨,任何敌对,争夺任何东西宝物,都不得影响男女之情,一切给真情实感让路,违反了,就是败北,那有多好。不过,那会不会到处都是美人计啊。“

此时,王十二已经将手帕拿过去,仔细地看着那上面绣着的“月下习剑图”,阿娇见他神情专注的样子,双目皱得更紧,阿娇猜测,如果不皱紧,那眼泪是否要下来。但事情紧急,阿娇收起自己爱闹的脾性,对王十二说道:“十二王子,我知道你心中的滋味难以诉说,但我算看出来了,这一仗,咱们打赢了,你和那个琉疏郡主的缘分断不了,如果输了,我觉得你那脾气,琉疏就是来求你娶她,你也誓死不应。所以吗,我想想向王子借一样东西用用,确保咱们打他们个落花流水,猪飞狗逃。”

“你要借什么?”

“当时你们互赠定情之物,她送你的东西。”

王十二沉默不语。

“人家要呢,别那么小家子气。”阿娇又祭起了打击男人自尊心的法宝。果然,王十二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她真的往回要?!”

“人家还给你这方手帕是什么意思?”

王十二被刺痛了,从腰间抽出一柄鞘面和柄上各镶嵌着一颗宝石的匕首,掷给了阿娇。阿娇收好,说道:“虽用来传情,毕竟是身外之物。人世变化无常,翻云覆雨,笨猪能变成美丽的姑娘,乌鸦也可能唱出百灵的声音。你祷告小妹给你带来的是好消息吧。”

说完,也不等王十二如何想她这着头不着脑的话,撒腿就跑。回到房间一看,呵,拂面书生西宁弱水可大变了样子,一改文弱书生的打扮,整个是一猎户。只是比普通猎户多了件大褡裢,里面装的都是腊肉和肉干,尽管是干的,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阿娇上去就拽出一条,正好手中有从王十二那里得到的匕首,把那肉干向空中一抛,抽出匕首削去,唰唰唰,巴掌大的一块肉块变成了十二块小块,阿娇张嘴接了一块咀嚼着,余下的十一块她接在手中,细一打量,“嗷”一声叫了出来,差点把嘴里的肉都喷出来,“诶呀妈呀,比我的那把解牛刀还好啊。这回看我骨爹还有什么说的。他总是吹牛说他给我的那把匕首是最好最快的,哪有这把好啊!”“阿骨达这个大名鼎鼎的女真皇帝,在阿娇嘴里成了骨爹了。此时,她还翻来覆去看着那把刀,真是爱不释手。

拂面书生西宁弱水喃喃的说道:“你这是从十二王子那里得到的吧。讷哥姐姐说了,也就是讷哥姐姐早料到了,你会拿到的。她也知道你想怎么办了,同意你去杨柳镇了,也同意我和你一起去。”

“太好了。”

“讷哥姐姐还说了,咱们俩也算一队,我是队长,你归我指挥。”

“我归你指挥?”

“是啊。我也百般推辞,讷哥姐姐说了,这是军令。”
“那你知道我要怎么干吗?”阿娇问道。

“讷哥姐姐说了,一切都和你商量,只是最后怎么干,由我决定。”

“嗨,嗨,讷哥姐姐还说什么了?”阿娇不耐烦地接着问。

“大致就这些了。”

“那就走!”阿娇有些气囊囊的。

“对了,讷哥姐姐还说了最重要的两句话。”

“什么话,说,这回一次把你讷哥姐姐的教你的话说完。”阿娇嚷道。

“就这两句了。”西宁弱水颞颥着说道。

“你倒是说呀!”

“全身而退,完壁归赵。现在我把讷哥姐姐的话都说完了,以后再说就是我自己的话了。”这几句话,西宁弱水可说的非常地利落。

阿娇的大眼睛又叽里咕噜的转了起来,转了好半天,说道:“你是个猎户,我呢,是个什么?现在,他们也都认识我了,只知道我是百草谷新来的,并不知道我的来龙去脉。你等着,我也换一身衣服。”说完,进了里屋,一会工夫出来,满脸带笑,望着拂面书生西宁弱水。

只见阿娇将头发挽成佛陀象轮髻,插的是姣鱼骨簪,象轮周遭是缀着四个银铛,耳朵挂着碧玉大耳环,纱皱衫紧裹她丰满的身体。已经是深春季节,却套上豹皮坎肩(马甲),胳膊半截露肉,两只手腕上裹着洁白的驼绒,那是十分名贵而罕见的。下身是黑鱼皮裤,裤腿短的连脚脖子都没盖住,脚脖子上套着铜铃,打着赤脚。不过,他没有看见,她脚掌上是驼绒毡垫,就是走碎石渣的路,也磨不坏她的脚掌。腰间围着宽板带,卯着许多金钉、玉钉,相交的两块玉珩,连带八只镀金钩子,挂满了零零碎碎的饰品,什么香包、铜镜、如意、汗巾、轻囊,几乎是应有尽有,一步三响,头上丁丁冬冬,腰间哗啦哗啦,脚下嗤嗤玲玲。那柄匕首和她的解牛刀插在这中间,就一点也不显眼了。

拂面书生西宁弱水愣了半天,才说道:“我的阿娇小姐,咱们是去救人,不是让你去作萨满法事。你这也太暴露目标了!”

“错了。本人现在是奚族部落嫡出格格,也是贵为郡主,既来访问百草谷,也去访问辽阳城。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何况我是第三国的使者,采购瓷器而已。你这身打扮和奚族猎户也差不多,正好是我的随从。去,把我的花斑马牵来,带上那张虎皮和两只熊掌,本格格出使辽阳城去了。”阿娇象模象样。心想,见到琉疏,也有的说,上次本来就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打,迫使本格格使出绝招,抵挡住了你们的大法师。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