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熟女真是加入辽国的渤海国后裔吗?6

2012-02-15 15:45:49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完颜阿姣惆怅地走出萧琉疏大大帐,这座大帐刚在这外城支起来不久,却是栅栏重重,兵丁如蚁了。完颜阿姣身上带着萧琉疏给的令牌,所以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出了萧琉疏的大帐,完颜阿姣信步向着城门方向走着。到了一个僻静处,她见四外无人,将头发一拢,掏出一顶毡帽戴上,又粘了两撇胡须,反穿马甲,转身向着倾国饭店走去。图片1正走着,见耶律衮公和押摩荭押着百里清风向萧琉疏的大帐去了。那个朱喜子哪里去了,难道跑掉了?但她知

完颜阿姣惆怅地走出萧琉疏大大帐,这座大帐刚在这外城支起来不久,却是栅栏重重,兵丁如蚁了。完颜阿姣身上带着萧琉疏给的令牌,所以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出了萧琉疏的大帐,完颜阿姣信步向着城门方向走着。到了一个僻静处,她见四外无人,将头发一拢,掏出一顶毡帽戴上,又粘了两撇胡须,反穿马甲,转身向着倾国饭店走去。

图片 1图片 1


 

正走着,见耶律衮公和押摩荭押着百里清风向萧琉疏的大帐去了。那个朱喜子哪里去了,难道跑掉了?但她知道,此时,还不是去救他的时候。更令她奇怪的是,书剑天使哪里去了,自己和百里清风在喜子饭店打的天翻地覆,他也没出来露一面。难道是因为他吃了猪尾巴,耶律衮公随时知道他在哪里,便也落到从上京来的这个魔法师的手里了?但眼前已经到了倾国饭店,暂时还顾不上了书剑天使了,先进了倾国饭店。原来倾国饭店在白天是正常开业的,她拣了一张桌子坐下,打量一下,见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小二过来的时候,她说道:“本人有洁癖,想先进你们的厨房看看,是否方便?”小二客气的说道:“您请。”

她走到后面厨房,果见那送猪尾巴的厨师在里面,不到饭时,客人没上来呢,那厨师正闲坐着,眉头紧皱,心事重重。完颜阿姣见小二也离的很远,才说道:“朱喜子,你差点让我送命!”

那厨师惊讶地站了起来,但随后又很正经的问道:“客官,您找谁?”

“我要卖八只猪。”

“六八四十八,不过,我只能给你四十四两银子。”厨师说道。

是减去四两银子,阿姣暗自点头。又说:“猪冲散了,只剩下四只了。”

“四六二十四,我只能给你二十两银子。”厨师说道。

也是往下压四两银子。暗号就是“点三压四”,刚才那个朱喜子只有“点三”,而缺少“压四”。完颜阿姣心道,差不多了。

果然,朱喜子轻声问道:“可是完颜阿姣?”

阿姣点了点头。

“我说的完颜阿姣有师傅给的红绒鞭。”厨师说道。

阿姣又点了点头。

“阿姣到了喜子饭店,怎么又能来到这里?”厨师问道。

阿姣刚要答话,一下憋了回去,又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好啦,是我。”

“上一次我猜你就是完颜阿姣,百里清风飞鸽传书告诉我说有个完颜阿姣来取货。我发现俞嫂叛变,马上改装到这里来当厨师。因为凡是赶猪来的,都要先到这里。可是,刚要相认,张畅来给搅了,可能他是为了掩护你,我现在这个模样他也认不出来。给你。”说着,朱喜子递给了她一张纸,说道“千万交给银羽大帅,仔细研究,奥妙在于虚线,那是留守的辽国军队的攻击之道。”

完颜阿姣将东西收好,说道:“此时我还不能走。今日,我就住距萧琉疏不远的一家客栈。东京辽阳的瓷器不错,我准备贩回一些去。”

说完,也不看朱喜子的反应,顺手偷了一个猪尿泡,一溜烟的出去了。心想,我现在手里有两份布防图了,可是哪是真,哪是假,还真难辨别。

 

                        

阿姣从倾国饭店跑出来后,绕了几个圈子,才找到了个僻静的地方,忙活了一阵,又变成了女儿装。这才在一家古董店中买了一件瓷器,由于受师傅的影响,她这方面的眼力也是不差,二十两银子,竟然买了件哥窑的花觚,如果在奚族地波地界价值起码在一百两,如果没有战争,猪和瓷器倒来倒去,有的钱赚。

她在店里要的是楼上最好的房间,临近的那间也全部包了下来,告诉老板,不让任何人接近自己的房间。到了夜色深下去的时候,她偷偷溜出客栈,潜到萧琉疏的大帐附近,伏地屈行,三两步,便学黄鼬的叫声,因为她知道百里清风能够听出她的声音来。果然,百里清风有了回音,三声鼠叫,两声鸡鸣,她这才安心,知道百里清风暂时还没事。但见大帐周围裹甲之士重重叠叠,要想将百里清风营救出来凭自己一人之力还是不行,回去搬救兵来再说。这又返回客栈,刚进客栈,就见房上两道人影一闪,她直觉那两道人影一个是书剑天使张畅,另一个是那假冒的朱喜子。

她若无其事地回到房间,要了一壶东京辽阳特产青梅葡萄酒,自斟自饮起来,当然一半喝掉,一半洒掉了。然后,仰身睡去。而手中可握着杀猪刀,必要时可当暗器掷出,这么大的暗器,以内力掷出去,一般武士是轻易挡不住的。果然,过了约一个时辰,房上猫叫狗咬之声不绝。从小就愿意和动物打交道的完颜阿姣听出,那都是人学的叫声。这时,房顶已经被切开一个小洞,一根竹竿伸了进来,一直插到那花觚里面,而那花觚里面就装着东京辽阳的布防图,看来他们中的一人的内气很足,那竹竿是打通的,他们竟把那图纸吸裹在竹竿的顶部。她奇怪,那图就是这个假朱喜子给的,怎么还要往回偷?她忍住要掷发杀猪刀的欲望,果然听见那假朱喜子的悄悄的声音道,“是我给她的那张。”随后,竹竿又把那图纸送了回来。

第二天,她抱着花觚十分顺利地回到仪侣屋山,进城门的时候,她眼见书剑天使和许多人在城门里等她,她装作回身看是否有人跟踪,举手把自己嘴唇打肿了。

看她把情报带回来,众人为她庆功摆宴,她一句话说不出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喃喃不清的说道:“让我睡一会儿。”

婢女服侍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还是假装说不出话来,援笔写下:“阿姣嘴疼的厉害,银羽大帅和讷哥姐姐也不过来看看!”

婢女拿出去后,高永昌和李里讷哥果然来了。见他们两人来到,她问:“没人在附近吧。”

高永昌和李里讷哥见她脸色严峻,便查看了一番,确认无人后,只见完颜阿姣张开嘴,从嘴里导出一根线来,那线的一头栓着猪尿泡包裹着的图纸,一头挂在牙齿上。然后对高永昌和李里讷哥说道:“这才是真的。书剑天使是叛徒,他和萧琉疏千方百计的就是让我把那假的布防图带回来。真的图上有一条虚线,标着甲乙丙丁,那是他们把地道已经挖到仪侣屋山的后面了,甲乙丙丁是地道里的屯兵处。现在,辽阳城外表面上机关陷阱重重,实际上,他们要集中主力从地道中出来,绕到仪侣屋山后面给咱们致命的一击。”

“啊!?”高永昌和李里讷哥都吃了一惊。

“没事。他们那个大法师梦见是千百头猪进了外城,古代有驱牛的赶象的,以为奇兵。咱们到时候把猪作为前锋,晚上轰轰隆隆出击攻城,他们以为咱们上当了,等猪把那些机关都踩烂了,咱们的力量再把他们的地道分切开,那就可以一股一股的把他们吃掉了------我饿坏了,你们两个知道不知道?那绳子吊着猪尿泡在肚子里,啥也吃不下去,连水一次只能喝一口,一说话牵动的心口疼,还不慰劳我点好吃的!?”

那喊声,哪象个公主啊,简直是一要饭的。

高永昌和李里讷哥都笑了,紧着催火头军烧烤拿手的饭菜,后来讷哥干脆自己下橱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