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熟女真是加入辽国的渤海国后裔吗?5

2012-02-15 15:41:45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耶律衮公、百里清风和喜子都愣在那里。只有完颜阿姣心里清楚,师傅以蚂蝗作鞭稍,抽打普通人会流血不止,非圣药而难以治愈。如果遇到吸血之类的妖彰魔法邪门歪道,更有降伏作用。因为蚂蝗是最古老的吸血鬼,以血为食,虽斩成数段,烧化为灰而不死,经过师傅多年研究,以翻卷之法制服住了它,能为石祖门一派所用。此次,听说完颜阿姣执意要去渤海郡为质还要参与渤海舍利军的起义,才给了她这条鞭子。但她也没有想到竟具有如许威力。

耶律衮公、百里清风和喜子都愣在那里。只有完颜阿姣心里清楚,师傅以蚂蝗作鞭稍,抽打普通人会流血不止,非圣药而难以治愈。如果遇到吸血之类的妖彰魔法邪门歪道,更有降伏作用。因为蚂蝗是最古老的吸血鬼,以血为食,虽斩成数段,烧化为灰而不死,经过师傅多年研究,以翻卷之法制服住了它,能为石祖门一派所用。此次,听说完颜阿姣执意要去渤海郡为质还要参与渤海舍利军的起义,才给了她这条鞭子。但她也没有想到竟具有如许威力。

图片 1图片 1


 

耶律衮公一看情形不好,此人闭目心观,就知道这个小姑娘的鞭子非同一般,说道:“小丫头,休得逞狂。看老夫接你几招!”然后,如同一只大蝙蝠黑压压中带着几个红点,扑向了完颜阿姣。见他扑了过来,完颜阿姣凝定周身之气,将杀猪刀和红绒赶猪鞭并用,硬是还了耶律衮公一招。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耶律衮公旋落在地,踉跄几步方才站住。完颜阿姣虽然屹立不动,但嘴角已经沁出一道血丝,胸中血气翻涌,是强撑着站立不动的。

当然,耶律衮公更是满脸的惊诧,想不到渤海舍利军居然会延揽到这种人才。从这一击中已觉出此人是名门正派的气功底子,而且定是服食了灵药而且有高人指点,加之自己勤练不辍,才能具有这种功力。但耶律衮公也在这一招中看出这个小丫头功力虽不可小觑,但临战经验不多。刚才这一招中,她就是一招硬接的,而自己却变化了三式,用上了三股力道,才使她胸腔受到震荡,如果也是一招一成不变,可能自己也要当场吐血。即知道了她的弱点,那就好办。他阴险地一笑,说道:“小丫头,我还不知道你姓字名谁,请一通名姓,如果我今天落败,我也知道败于何人之手。”

“你家姑娘是银羽大帅军中,讷哥大帐内侍校尉,百里清风前锋麾下,完颜阿姣是也。”

“好好,请问师出何门?”耶律衮公接着问道,他是在转移注意力,只要完颜阿姣在答话的时候,放松一点,他的排山倒海的攻击便要马上开始。

这时,那押摩荭见耶律衮公缠住了完颜阿姣,也慢慢站了起来。他刚才试过,只有这个小姑娘可以克制吸血神功,那个百里清风虽然有些力气,也抵挡不住自己的猛攻。他正想着,听见耶律衮公说道:“长白传人,何足道哉!”猛然,以更加诡异的招式向着完颜阿姣发起攻击,押摩荭也突起向百里清风攻去。一时之间,完颜阿姣和百里清风都手忙脚乱,十几招过后,败象就呈露出来了。完颜阿姣已经被笼罩在耶律衮公的狼牙手、铁臂穿、遮天氅中,虽尽力而不能突破。正在危急时刻,喜子冲了上来助阵,只见一条淡兰色的身影也从另一边飘然而至,一把将完颜阿姣拉了出去。耶律衮公惊讶道:“郡主!”

那兰色身影将完颜阿姣放在地下,说道:“是本郡主。把百里清风和那内奸朱喜子拿下,但不要伤了他们。”

说完,回头对完颜阿姣说道:“这么小的小姑娘,竟能和天煞孤星过上数招,难得,实在难得!走,咱们唠唠去。”

然后带着完颜阿姣如同御风而行一般,来到一处蓝帷大帐。进了大帐,她先给完颜阿姣把了把脉,说道:“内脏没有受损,内气虽有些须耗损,不妨事,将息几日自然会好。我这里有你们长白圣药星胆舒筋丸,你服上一丸。”

到了此时,完颜阿姣也不管她是什么用意,先吃了再说。她自小就熟悉星胆舒筋丸,一闻气味就知道不是假的,所以放心的吃下去了。听之任之,看她下一步怎么办。此时,才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被称为郡主的人,见她面如满月,一双星眸闪烁有神,但含着淡淡的忧伤,绝好的身材,配上紧身窄小的胸衣,显得胸脯十分挺拔,而下身是缀满宝石的百摺裙,既显得明媚动人,又觉得气度不凡。完颜阿姣暗自点头。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东京辽阳的郡主。”阿姣答道。

“你只说对了我现在的身份,其实,我曾经是渤海郡的国民。我的名字叫萧琉疏。家父曾经是这里的留守,被舍利军几个败类和暴民刺杀。我就是那天在上京被当今圣上敕封为郡主的。”

“套用一句江湖上的话,真是如雷贯耳。”阿姣说,“我师傅说道,如果我出道遇上了你,最好撒腿就跑。”

“我有那么可怕吗?”

“听说你的‘魔道十玄’已经到了七玄了,驭云气于掌内,能一掌将人的胸肋击碎,是魔道中古今难得的人才。”阿姣真诚的说道。

“谁这么胡说八道。我要有这个本事,不就早把王十二擒到我手中来了,何苦一气离开渤海郡,到那上京坐关寂寞三年,谁稀罕郡主的虚名。也不知那个没良心的十二王子还能不能偶尔想起我来!”

对萧琉疏苦恋十二王子的事完颜阿姣也有所耳闻,他们分开已经有三年多了,如今这个萧琉疏还是这样的恨恨不已,可见当年恋情之深,伤心之重了。想到此处,完颜阿姣倒真是同情起萧琉疏来了。

萧琉疏伫立不动,从门望出去,象是在怀念已逝去的一切而无限感慨,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一方刺绣精美的绢帕,上面是一轮圆月,圆月下一棵柏树,柏树下两个人一男人使刀,一女人使剑,正相互拼刺。绢帕四周缀满了米粒大小不知多少颗珍珠,难得都是一般大小。她举在眼前,看了看,久久抚摩,最后下定决心,把她交给了完颜阿姣,说道:“就请你转交给十二王子吧。往事已已,儿女情长非是我和他所能享受的人生之乐了。忠于朝廷的留守部队和仪侣屋山的舍利军早晚要开战,无论哪方输赢,也是使我们更远了,又何必留这徒惹伤心之物呢?姐姐这里就拜托小妹了,望能够转交到他的手里。”

“你放心,我会转交的。只是,咱们之间能不能罢战修好,象亲戚一般相处呢?”阿姣问道。

萧琉疏苦笑一下道:“你再大一些,你就会明白,这非人力所能为。好了,趁着天色尚明,你走吧,两方处于即将爆发战争的时候,危险很多,你要多加小心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