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熟女真是加入辽国的渤海国后裔吗?3

2012-02-15 15:28:02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一天后,完颜阿姣已经出现在通往东京辽阳的路上了,一身的打扮和所干的行当,自己看着十分可笑-----破烂的赶猪娃的衣服,腰间扎着一根草绳,用一块皱皱巴巴的猪皮,裹着一把生了锈的杀猪刀,而已经使用熟练的解牛刀被留在仪侣屋山大营了;手中执着一根赶猪的鞭子,和其他的赶猪娃用的没什么两样,也是棕绳浸麻油,鞭稍是牛筋。但是,师傅完颜希尹特意给加了一条翻卷蚂蝗扣,上面系着一撮染成红色的驼绒。只这么一点红色,显得

一天后,完颜阿姣已经出现在通往东京辽阳的路上了,一身的打扮和所干的行当,自己看着十分可笑-----破烂的赶猪娃的衣服,腰间扎着一根草绳,用一块皱皱巴巴的猪皮,裹着一把生了锈的杀猪刀,而已经使用熟练的解牛刀被留在仪侣屋山大营了;手中执着一根赶猪的鞭子,和其他的赶猪娃用的没什么两样,也是棕绳浸麻油,鞭稍是牛筋。但是,师傅完颜希尹特意给加了一条翻卷蚂蝗扣,上面系着一撮染成红色的驼绒。只这么一点红色,显得她和别的赶猪娃用的赶猪鞭不同。她赶着八头白毛细皮膘肥体建的猪,直奔东京外城。



图片 2图片 2



 

从仪侣屋山大营到东京辽阳需要走一天的时间,傍晚,她到了一处倚山傍水的山凹中歇息。一声口哨,从新认识的朋友西宁弱水那里借来的牧羊犬跑了过来,吠吠了几声,那八头猪就都老老实实的卧在在草地上吃着秋天的青草和着完颜阿姣洒给它们的豆饼渣,然后便呼呼沉睡了。实际上,人们骂人的时候说某某是猪,哪里知道,猪的自得其乐,远远超乎人之上哉!完颜阿姣感慨的想。

忽然,他见到了一条人影倏然闪过,身法眼熟,好象是自称书剑天使的张畅。此人是自己到渤海郡前的熟人,又是讷哥姐姐的好友,轻功绝佳,可能来掩护自己的,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得泛出一片温情,也不知是他自己主动来的,还是讷哥姐姐委托她来的。既然他来了,又是个老江湖,自己也可效法那些猪,酣睡一番了,想及此,无忧无虑地往草地上一躺,抱着赶猪鞭,神游八荒,竟甜甜的睡去了。这也是个功夫,师傅传她的时候,说是陈抟的睡功,她当时觉得一点用处也没有,此时,却觉得其妙处无穷,利用中途歇息足了,明天就可以不睡,艰险还是在明天。

但是,她也就是睡了有两个时辰,甚至不到两个时辰,比起陈抟一睡就是两个月何止相差万千,就被猪的惨嚎和牧羊犬的急切的吠叫声惊醒。她睁开惺忪的睡眼,但眼前的情景不由得令她大吃一惊,那些猪就如同中了魔法一般,乱冲乱撞,牧羊犬根本收拢不了它们,甚至当牧羊犬跑动吠叫着想把它们集拢的时候,它们一反常态,竟张开大嘴和牧羊犬对咬起来,幸亏那牧羊犬明白事理,也不愿和明显低等的猪一般见识,所以一旦猪的嘴张开,就纵跳起来,越过那无礼之猪,告诉它们,论本事本犬比你们高得多,不愿和你们一般见识而已。

完颜阿姣也蹿了起来,一把赶猪鞭挥舞得如同泼风一般。但是,不知受到什么兽类还是人类惊扰的猪,竟然还是没头苍蝇般乱窜。好在,它们一会儿工夫,便向一个方向如飞奔去,完颜阿姣和牧羊犬只好跟在后面追赶,没有这群猪,辽阳外城也不好进入,何况就是和朱喜子也不好见面啊。

幸亏完颜阿姣的轻功还及得上猪,追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把猪追上了。但是,检点一下,八头剩了四头了,完颜阿姣心中暗叫倒霉,还没等进城呐,先就赔了一半了。何况四野茫茫,光顾追猪了,到了哪里,竟分辨不出来了。看看那牧羊犬也是垂头丧气,它为自己没有尽到职责,而深自忏悔呢。然而,连口气还没有喘过来,一队士兵已经包围了上来,看那披甲的服色,一点也不熟悉,难道,还没进城,就落到东京辽阳的巡逻队手中了。

果不其然,还真是东京辽阳的特别巡逻队。因为,渤海郡留守料到早晚要和高永昌开战,所以,东京辽阳加强了巡逻。今天带队的是个戴着青铜面具的人,手执骨柄铁矛,看上去即威风凛凛,又鬼气森森。不过,完颜阿姣知道蓝陵王破阵的故事,蓝陵王面目娇好,上阵时,觉得自己的面目不足以威慑敌人,所以戴上狰狞的面具。她想,那青铜面具的后面可能也是一副娇好的面孔吧。因为此时已是赶猪人了,所以,完颜阿姣没有作任何反抗,就顺从地跟着巡逻队,被押送俘虏一般押进了东京辽阳的外城。这一路上没有呵斥打骂,整个队伍只有整齐的脚步声音,尽管不过几十人的队伍,却齐整严肃,甚有章法,看来东京辽阳这个戴面具的将军治军严整,不可小觑。这也算一个情报,回去的时候报告给银羽大帅和讷哥姐姐。

可是,他们被带往的地方,却是一片嘈杂的声音,时而传出猪、狗尖利的叫声。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这使完颜阿姣的心紧缩起来,莫不是只要是舍利军方向来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到了就杀?但此时,也只好赶着猪进了那所热闹而又恐怖的院子了。进去后,里面有人接出来,对戴青铜面具的将军哈腰说道:九命将军,您这么早就执行巡逻任务了,赶快进屋喝茶吧。这猪和人的事就交给小的去办吧。

九命将军略微点了一下头,被延请到一所大房间去了,而完颜阿姣则在两个武士的监视下,进了一间小屋。好在里面倒也洁净,桌凳俱全,灯光明亮,竟然还有一壶上好的俨茶,刚喝了半杯茶,觉得精神健旺,然后就听得几头猪尖利的惨叫起来。她和师傅习练过天耳听之术,听出来就是自己赶来的那四头猪的叫声。心想,这些人连价钱也不说好就把猪给宰了,强抢硬夺呀。别看是在你们东京辽阳,我也要和你们好好说道说道。正想着,门帘一掀,进来一个厨子打扮的人,手里端着一个钧窑椭圆的磁盘,上面摆着四根猪尾巴,满面堆笑道:小哥-----左右看看没有别人,又改口道:小姐,请尝尝我们倾国饭店的红烧猪根。

完颜阿姣本就对肥肉心怀畏惧,而猪尾巴根儿的肉不但肥腻,而且那肉都是翻卷着的惨白颜色,更是难以下咽。只好对那厨子说道:厨子大哥,我是从来不吃肥肉的,何况还是猪尾巴根儿的肉。那厨子叹了口气,说道:你若不吃,出不了这间屋啊。

这是为什么?完颜阿姣惊诧的问道。

这是上京来的法师的意旨,听说,只要吃了这猪尾巴根儿,你不论到了哪里,他都知道。所以,现在,凡是进了外城的人一律要吃猪尾巴根儿。猪尾巴根是活肉,最香了,我最喜欢吃了,喜欢也好,喜子也好,想吃还吃不上呢。

完颜阿姣听后,心头一动,喜欢吃不上,喜子也吃不上,喜子是她要找的人。但他还是装作懵然的样子说道:厨子大哥,我只听说,吃了猪尾巴,胆小惧后,没听说还有指引的效用啊。不过,我知道你们的难处,可是,别人也都是一次吃四根吗?

那倒不是。因为你赶来四头猪,九命将军吩咐了,不能占你们赶猪人的便宜,所以割了你四根猪尾巴,就要给你吃四根了。厨子答道。

那就好办了。我吃一根,你替我吃三根,我不会说你占便宜的。幸亏中途丢了四头猪,否则,岂不是让我吃八根猪尾巴。幸甚,幸甚,猪丢了。厨子大哥,您就替我吃了吧。阿姣说道。

可是,大法师就能够看见我了,知道是我偷吃了猪尾巴。厨子说道。

你是个厨子,大法师看见就看见呗,能奈你何。阿姣说道。

我是招人喜欢的厨子,不愿因贪吃这种事惹来麻烦。厨子说着,眼睛望着阿姣,带着一种探询的目光。

突然,门被撞开,一个穿一身黑衣,眼睛以下都蒙着黑巾的人闯了进来,他向厨子吹了口气,厨子当时头一歪,晕倒在地。然后,他一撩黑巾,只四口,确确实实的四口就把那四根猪尾巴吃了进去。完颜阿姣看清楚了,此人就是书剑天使张畅。他吃完后,说了声,没事了,他们的大法师的目光只能盯着我了。你可以走了。

完颜阿姣连说感谢的话也来不及,便窜了出去。因为,此时天色已经微明,早些赶到喜子饭店,早些取到情报,也好早些赶回去,以便给主帅更多的时间从容布置军力。

但当她找到自己的猪时,却见四头猪全都没了尾巴,还不断的嚎叫呐,好在牧羊犬还完好无缺。她和牧羊犬好不容易算是把猪都赶出了这个专作猪尾巴的倾国饭店。还好,喜子饭店距倾国饭店并不算远,她到了的时候还没有开门,她走到饭店门前,用赶猪鞭的柄打门,喊道:掌柜的,送猪的来了,开门,开门了。

敲了几遍,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别敲啦,敲坏了门,你赔!是个女子的声音,随后,店门打开,一个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二十六七岁的女子迎了出来,见完颜阿姣赶着四头猪,说道:太好了,我们喜子老板正等着你呢,来快进屋。又嚷道:小二,睡死你了!送猪的来了,赶快把猪赶到后院去。今天就要杀两头。

哎,好了。就来,就来。一个店伙出来,要接完颜阿姣手中的赶猪鞭,完颜阿姣一闪避开,那是她心爱的兵器,怎能脱手,说道:我来替你们赶。

那女人和小二都愣了一下,诧异的对看一眼,阿姣吆喝着猪向后院,心道:我替他们赶猪,他们有什么诧异?

后院腥味臭味和香味混在一起,又脏又乱,专门用来屠宰猪的大开间房子位于左首。那女人和小二都跟了过来,一起将猪圈了进去。此时,那女人才惊讶道:哎吆,这猪怎么都没了尾巴?!

阿姣说道:进城的时候,让一个头戴青铜面具的将军给割下去了。

九命猫?他都亲自出动了。那女子似乎很惊讶。

小二不满地瞪了那女子一眼,说道:俞嫂子,谁出动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咱开店赚钱,有了猪肉,多十道八道菜,生意就会兴隆。别管那么多闲事。

猪都进了屠宰屋,阿姣才被让到正厅,小二送来了茶水,完颜阿姣说道:喜子老板怎么还没起来,咱们赶快把帐算了,我也赶早回去。

忙什么啊。说话间,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从里间走了出来,昨晚多喝了两杯,迎接来迟,望为恕罪。

客气什么。喜老板,按老规矩,一头猪六两银子,四六二十四,您给二十四银子,我这就起身往回赶。

好了。请您到后屋来,我这就给您拿银子。喜子说着,站起身来,向后屋走去,阿姣跟着他到了后屋,一进屋,喜子郑重的问道:银羽大帅可好?

阿姣点了点头。

虎阁居士可好?

阿姣又点了点头。

小将西宁弱水最近武功可有长进?

阿姣还是点了点头。

好,一问三点头,是自己人。给你。说着,喜子从贴身处取出一张纸来说道:这是东京辽阳外城的布防图,至关重要,千万收好,带给银羽大帅。你的肩上可责任重大啊!

完颜阿姣没多说什么,赶忙把那张纸折好,揣进怀里,说道:喜老板,您多保重,我这就走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