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金辽之间的和谈都有什么内容?

2012-01-31 20:58:52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在金政权成立后的两年中,军事上虽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但是辽政权的力量依然很强大。辽军数量尚多,控制区域仍然广阔。在金统治集团的认识中辽依然是强大的政权,双方仍处于军事对峙的局面中。天辅元年(1117),开州降而复叛,阿骨打命加古撒喝率兵镇压,平定了反叛。同月,阿骨打之弟斜也领兵一万攻辽泰州(今吉林洮安程四家子古城),先占金山县,女固、脾室四部及渤海人众皆降于金,金兵遂占泰州,并把降部迁往内地(金上京

  在金政权成立后的两年中,军事上虽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但是辽政权的力量依然很强大。辽军数量尚多,控制区域仍然广阔。在金统治集团的认识中辽依然是强大的政权,双方仍处于军事对峙的局面中。

  天辅元年(1117),开州降而复叛,阿骨打命加古撒喝率兵镇压,平定了反叛。同月,阿骨打之弟斜也领兵一万攻辽泰州(今吉林洮安程四家子古城),先占金山县,女固、脾室四部及渤海人众皆降于金,金兵遂占泰州,并把降部迁往内地(金上京一带地区)。八月,辽都元帅秦晋国王耶律捏里(淳)指挥辽四路兵马,以防金兵的进攻。九月,辽都元帅耶律捏里组织怨军八营,积极准备抗击金军。《辽史》卷28《天祚纪》:“九月,上自燕至阴凉河,置怨军八营。募自宜州者曰前宜、后宜,自锦州者曰前锦、后锦,自乾自显者曰乾日显,又有乾显大营、岩州营,凡二万八千余人,屯卫州蒺藜山。”关于辽政权组织怨军的目的和经过,《三朝北盟会编》卷21引《亡辽录》载之甚详:

图片 1图片 1


 

  “夏,国人皆称皇叔燕王(耶律捏里)忠义且贤,若付以东征,是必乐为之用;兼之辽民自渤海之叛,渡辽难而流落失所者甚众,子今若招收为军,上者可以报国家,下可以报私怨,必能效死力。天祚授燕王以诸路兵马都元师,北宰柑兼殿前都点检萧德恭副之,永兴宫使耶律佛顶,延昌宫使萧昂并充监军,听辟官属,召募辽东饥民,得二万余,始谓之怨军,如郭药师者是也。别选燕云平州路军五千人,并劝诱三路富民依等第进献武勇军马二千人,如董庞儿,张关羽者是也。期会四路军马防秋。”

  以耶律捏里为都元帅,组织怨军,发四路军马以对付金兵的进攻,这是辽政权的防卫措施。但是,十二月,在耶律捏里与金议和不成的情况下,阿骨打以斡鲁古、迪古乃、娄室等兵二万攻显州(今辽宁北镇),金知东京事的完颜斡论亦率兵来会,金兵三千渡过辽水,直逼显州,怨军夜袭金兵被击退,金辽双方遂战于蒺藜山,辽兵大败。金兵“追北至阿里真陂,获佛顶家属”,[1]然后攻占显州。至此,辽的乾、懿、豪、徽、成、川、惠等州皆降于金。辽军于蒺藜山(今辽宁北镇、义县之北)之役的失败,显州的丢失,使临潢受到了金兵的威胁。而同时,辽东路都统耶律余睹所率之兵在浑河一带地区,亦屡次败于金兵。

  阿骨打在建立政权之时,杨朴建议其讨大国封册,就是要使其政权得到辽的承认,使之合法化。据《大金国志》卷1《太祖纪》引《契丹国志》说:“契丹志云,杨朴陈述阿骨打曰:‘自古英雄开国受禅,先求大国封册。’(天庆八年)八月,阿骨打遣人诣天祚求封册,其事有十:徽号大圣大明皇帝一也;国号大金二也;玉辂三也;衮冕四也;玉刻御前之宝五也;以兄弟通问六也;生辰、正旦遣使七也;岁输银绢二十五万疋两,分南宋岁赐之半八也;割辽东、长春两路九也;送还赵三、阿鹘产大王十也。天祚付群臣等议,萧奉先大喜,以为自此无忧。”上述记载亦见于《三朝北盟会编》,独不见于《金史》,但应是史实。据《辽史》卷28《天祚纪》载:天庆七年“十二月。是岁……杨朴又言,自古英雄开国或受禅,必先求大国封册,遂遣使议和,以求封册。”这可以说明辽金议和事应由辽天庆七年(金天辅元年)开始,是时,金兵取得节节胜利,在此基础上方得遣使向辽天祚提出十项优惠条件。本来辽金之间停战议和事早在金政权建立时就开始了,但是,由于双方各坚持自己的立场,斥责对方,故和谈不成,双方来往使臣或被对方扣留。至天辅元年,金兵屡胜,辽天祚大惧,且金方主动遣使议和以求封册。双方议和有了一定的基础条件,是以方能进行。《金史》卷2《太祖纪》载:天辅二年“二月癸丑朔,辽使耶律奴哥等来议和”。这是对金天辅元年提出议和条件的,商议,可以证明金求辽封册及双方议和的提出时间应为天辅元年。

  从天辅元年(1117)至天辅四年(1120),是为辽金议和时期。议和是围绕金政权提出的十项条件进行的,双方往来的使臣不断,相互在议和条件中讨价还价。《辽史》卷28《天祚纪》:天庆八年“二月,耶律奴哥还自金,金主复书曰:‘能以兄事朕,岁贡方物,归我上、中京、兴中府三路州县,以亲王、公主、驸马、大臣子孙为质,还我行人及元给信符,并宋、夏、高丽往复书诏、表牒,则可以如约。’”金在议和谈判中握有主动权,辽则一反过去的作法,收起了宗主国骄傲自大的架子,对金的要求作了多次的让步。五月,又遣耶律奴哥使金,商谈金的议和条件,“要以酌中之议”。六月,则遣耶律奴哥等商宋、夏、高丽书诏、表牒至金,满足金政权这方面的要求。七月,金方在议和条件上也做了些让步。《辽史》卷28《天祚纪》载:“金复遣胡突衮来,免取质子及上京、兴中府所属州郡,裁减岁币之数。‘如能以兄事朕,册用汉议,可以如约。’”十二月,辽乃议定册礼,遣使报金;于是金于天辅三年正月遣乌林答赞谟持书迎册礼。六月,辽遣知右夷离毕事萧习泥烈等册阿骨打为东怀国皇帝,《全辽文》卷3《封金主为东怀国皇帝册》载:

  “朕对天地之闳休,荷祖宗之丕业。九州四海,属在统临。一日万几,敢忘重任,宵衣为事,嗣服宅心。眷惟肃慎之区,实界扶余之俗,土滨巨浸,财布中区。雅有山川之名,承其祖父之构,碧云袤野,固须挺于渠材;皓雪飞霜,畴不推于绝驾。封章屡报,诚意交孚;载念遥芬,宣膺多戬。是用遣萧习泥烈等,持节备礼,册为东怀国至圣至明皇帝。鸣呼!义敦友睦,地列丰腴。惟信可以待人,惟宽可以驯物。戒哉钦哉,式孚于休。”

  册文用语表明辽仍居高临下,是以阿骨打异常不满。《金史》卷2《太祖纪》说:“六月辛卯,辽遣太傅习泥烈等奉册玺来,上挝册文不合者数事复之。”《辽史》卷28《天祚纪》记载较详;“秋七月……金复遣鸟林答赞谟来,责册文无‘兄事’之语,不言‘大金’而云‘东怀’,乃小邦怀其德之义;乃册文有‘渠材’二字,语涉轻侮,若‘遥芬多戬’等语,皆非善意,殊乖体式。如依前书所定,然后可从。”具体说明了金对册文不满之处。辽在册文正式拟定之前,在来往商议和谈条件中已经答应了金方某些具体要求,而在正式册文中无所体现,因此引起金统治者的不满,造成了封册被拒的结果。关于金统治者拒封册事,宋人记载谓主意出自杨朴。《三朝北盟会编》卷3杨朴以册文非是。“阿骨打大怒,鞭其使,却回之。”这是完全可能的。可能由于当时金尚无自己的文字,文化程度较低,由文化程度较高的杨朴来鉴别册文内容的妥善与否,也是可能的。

  此后,双方使者仍往返不断,继续议和,如辽于同年九月,又派习泥烈、杨立忠先持册稿使金。直至天辅四年(1120)三月,因金坚持要大圣大明皇帝称号中的“大圣”二字,与辽先世的称号相同,辽让习泥烈再商于金,阿骨打怒,两政权之间的议和遂告结束。

  辽金双方议和时间长达两年多,在此期间,尽管辽政权中亦有很多地区降于金,但双方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辽政权并没有利用这个机会整军备战。而金政权却积极整顿内部,巩固所占地区的统治,团结各族人民,特别是形成了女真民族的统一,因此,力量更加强大。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