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你知道契丹同姓通婚属于犯法吗?

2012-01-31 20:42:11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契丹严格遵循"异姓为婚"的原则。由于只有两姓,如系本民族内部通婚,与萧姓通婚的均姓耶律,与耶律姓通婚的必定姓萧,至今还没有发现本姓内通婚的事例。辽代法律对异姓为婚规定得十分严格,特别是在契丹社会上层,属于耶律姓的世里氏一系与萧姓的述律氏一系世为婚姻,娶后尚主。不仅要在两姓之中的两个高贵家族之间相互通婚,而且在这两姓之中,契丹贵族不得与平民通婚,如有特殊情况,需得到皇帝的批准方可。图片1契丹人在

契丹严格遵循"异姓为婚"的原则。由于只有两姓,如系本民族内部通婚,与萧姓通婚的均姓耶律,与耶律姓通婚的必定姓萧,至今还没有发现本姓内通婚的事例。

 

    辽代法律对异姓为婚规定得十分严格,特别是在契丹社会上层,属于耶律姓的世里氏一系与萧姓的述律氏一系世为婚姻,娶后尚主。不仅要在两姓之中的两个高贵家族之间相互通婚,而且在这两姓之中,契丹贵族不得与平民通婚,如有特殊情况,需得到皇帝的批准方可。

 

图片 1图片 1


    契丹人在其婚制中除了耶律和萧两姓互为婚姻以外,还保留了其他一些原始婚俗。其中主要是流行收继婚制,夫兄弟婚和妻姊妹婚是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在辽代曾一度将其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以后虽然被废除,但作为一种社会习俗并没有完全废止。

 

    公元722年,唐以燕郡公主嫁给松漠郡王李郁于,第二年,李郁于去世,其弟吐于不但接班当了松漠郡王,还接班当了燕郡公主的丈夫。道宗第二女赵国公主纰里嫁给了萧挞不也,在萧挞不也被害后,其弟讹都斡非要娶纰里,纰里也只好再嫁给丈夫的弟弟。

 

    子娶庶母、侄娶寡婶这种长辈收继婚在汉人眼中有违人伦,契丹人却认为是正大光明的事情,还堂而皇之地记入了墓铭志中。《耶律庶几墓铭志》载:惯宁相公故大儿求哥,其继母骨欲夫人宿卧,生得女一个,名阿僧娘子。长得儿一个,名迭剌将军。

 

    才女萧氏,初嫁圣宗同母弟耶律隆庆,时隔不久,隆庆死,圣宗下诏,令萧氏再嫁隆庆之子耶律宗政。当时,契丹汉化已深,依儒家理论继庶母实不应该,但辽朝皇帝却大大方方地主持这件婚事。

 

    由于辽代契丹人盛行耶律、萧两姓交互为婚,表亲为婚的现象就比较常见,而且在其表亲联姻中,婚配不论辈分,舅舅可娶外甥女,外甥可娶姨,侄子可以娶姑姑,甚至有外孙女嫁给外祖父的。

 

    辽太祖的女儿质古嫁萧实鲁,齐国公主观音奴嫁切断继先,仁懿皇后女儿魏国公主跋芹嫁萧撒八,都是甥舅关系。辽世宗为淳钦皇后的孙子之其妻怀节皇后,系淳钦皇后弟弟阿古只的女儿,是姑姑嫁给了侄子。还有道宗娶其驸马萧地霞抹之妹萧思坦为妃子,是岳父与女婿之妹婚配。

 

    契丹族的婚姻与当时其它民族相比,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具有难得的开放风气。我们在黄斌著的《大辽国史话》中,看到了这样几则故事:

 

    公元936年,辽军占领后唐首都洛阳,年仅19岁的耶律阮发现后唐末帝李从珂的"宫人"甄氏风姿绰约,一见钟情,不顾民族的不同、地位的差别及是否为处女,一意纳为王妃。耶律阮即帝位后,竟然冒着风险立甄氏为皇后。这是辽代各个皇后中唯一一个非契丹族。甄氏失去皇后位置后,仍追随着耶律阮,在阮的爱情与保护下没受到什么迫害。

 

    萧太后的大姐开始嫁给了齐王,称齐王妃。齐妃在政治、军事方面都是很有作为的,是一个女中豪杰。齐王死后,齐妃一次到驴驹儿河下游的一个马场巡视,发现藩奴达览阿钵姿貌甚美,因召待帐中。萧太后发现后大怒,将此奴抓起来,杖以沙囊四百而离之,可达览阿钵却大难不死。

 

    萧太后的处理并没能割断齐妃对达览阿钵的爱恋之情。逾年,齐妃恳请萧太后"愿以藩奴为夫"。萧太后遵从姐姐的心愿,同意了这门婚事,齐妃终于与达览阿钵结合。

 

    而萧太后自己在辽景帝去世以后,以国母、太后之尊,与汉人官员韩德让结为秦晋,并当众公开,就是对于中原来的使者,也不隐瞒。这在一个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中,实在是一件让人咋舌的事情。

 

    辽世宗、齐王妃、萧太后为各自爱情冲破世俗禁忌并如愿以偿,不能不归功于契丹婚姻中的开放风气。此外,契丹婚姻的开放风气还表现在离婚方面,离婚自由是婚姻双方的一个重要权利。

 

    《辽史》记载的30多名公主中,离婚再嫁有6人,其中有的二离三嫁,还有三离四嫁的。圣宗第二女岩母堇"初嫁萧啜不,改适萧海里,不谐,离之;又适萧胡靓,不谐,离之;乃适韩国王萧惠"。这种"不谐"的离婚理由涵义,真是抓住了离婚标准的真谛,多像现代离婚的一个基本条件--感情破裂。

 

    由此我们联想到中原各王朝对寡妇再嫁问题,想了许多"高招"加阻止,最有效的是建贞节坊。这种封建的贞节思想,不知扼杀了多少妇女追求幸福的希望,耽搁了多少妇女的青春年华。但在契丹,妇女再嫁不觉得耻,男人娶寡无人论是非。

 

    《辽史》的"烈女传"中仅载有三名"烈女",表彰了两名贤女。而"烈女传序"中表达了非常现代、开放的观点:"与其得烈女,不若得贤女。天下而有烈女之名,非幸也。"这足以说明契丹人的封建贞节观念是何等淡化。

 

    契丹人的家庭大多实行一夫一妻制,在多妻的家庭中,众多妻子的地位差别不大,各个妻子的后代嫡、庶差别也不明显。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中原封建制的影响,辽圣宗时才开始"画谱谍以别嫡庶",逐渐与汉族的嫡庶观念相趋一致。与此同时,随着与汉族接触增多,使得汉契通婚迅速发展,"契丹人授汉官者从汉仪,听从汉婚姻"已相当普遍。

 

    一些史学家在分析契丹族的婚姻现象时认为,契丹族的婚俗、婚制,与其以游牧为业的经济特点和开放的民族特性有着密切联系,尽管恪守异姓通婚的婚制有些单调呆板,但现在看来是有一定道理的。异姓者,无论属于哪个部或居于什么地方,都是异血缘。异血缘嫁娶易于优生。这种科学的婚姻制度出现在800多年前的辽代,实在是令人惊诧不已。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