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与西夏百科

广告

拓跋思恭这个新秀是怎样成长的?(三)

2011-11-23 18:25:34 本文行家:王德恒

拓跋思恭在平定黄巢的作战中,令他最为心痛的就是弟弟拓跋思忠的战死。拓跋思忠箭法超群,英勇善战。在东渭桥上,他一箭就把铁雀射了个透心凉,使使整个黄巢军都吓了一跳,大有当年张飞吓断当阳桥之势。可惜的是,他对面的不是“曹操的百万兵”而是黄巢军朱温、尚让部,都是百战将军。图片1拓跋思恭也没有深思,以为黄巢军,以为朱温就是怕了弟弟。任凭弟弟追击了下去,哪里知道这是诱敌深入之计,拓跋思忠中计,“殁于阵”。拓跋

拓跋思恭在平定黄巢的作战中,令他最为心痛的就是弟弟拓跋思忠的战死。

 

拓跋思忠箭法超群,英勇善战。在东渭桥上,他一箭就把铁雀射了个透心凉,使使整个黄巢军都吓了一跳,大有当年张飞吓断当阳桥之势。可惜的是,他对面的不是“曹操的百万兵”而是黄巢军朱温、尚让部,都是百战将军。



 

图片 1图片 1


 

拓跋思恭也没有深思,以为黄巢军,以为朱温就是怕了弟弟。任凭弟弟追击了下去,哪里知道这是诱敌深入之计,拓跋思忠中计,“殁于阵”。

 

拓跋思忠千里勤王,血洒疆场,应该说党项是真想保护唐朝。

直到中和三年(公元883年)七月,拓跋思恭在封夏国公基础上,赐李姓。元昊把国号定为大夏,就源于这时。夏国一直被后人称为李姓王国,也是源于此时。

 

在封建社会中,能被皇帝赐国姓,那是无上的荣耀。朱温当时的势力很大,还只是被唐僖宗改名朱全忠,应该说混的还不如这位“李思恭”。

 

这段历史散落在《新唐书》和《资治通鉴》之中,当我们去回顾西夏史的时候,这段历史又是怎么也躲不过的。正是因为有了拓跋思恭的起兵勤王,才为党项羌人争得了自己的立身之本,一改百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从此以后,依附“定难五州”,拓跋家族在唐末、五代、北宋的夹缝中寻找机遇,不断发展,最终创下了350基业的一代王朝。

 

   

虽说拓跋思恭被唐僖宗封了个“夏国公”,有了“定难五州”这样的立足之本,是雄霸一方的“藩镇大员”了。可是拓跋思恭还是觉得自己像是个后娘养的。这也是没办法的是,“定难五州”那都是属于“鸟不拉屎”的地方,几乎连人能走的路都没有。他没办法去和那些在中原富饶之地的藩镇相比。拓跋思恭深思熟虑后,选择了一条和别的藩镇不同的道路。

 

   唐朝的藩镇,虽然远隔千多年,但有一比,那就是北洋时期。我要是高兴了,我认你是个中央政府;我要是看你不顺眼,我就直接把你拉下马来摔死了事。

 

在这么多藩镇包围中,拓跋思恭尽力维护大唐王朝。也就是说,在朝廷出事的时候,他听从朝廷的召唤,替朝廷出力。

 

唐僖宗的身边有个权监,名为田令孜。田令孜执掌朝政使得僖宗都得叫他“阿父”。黄巢进长安的时候,僖宗就是在他的策划下跑到田令孜家乡四川避难去了。

 

在各路勤王军的努力下,如今僖宗回长安了,应该论功行赏,可惜僖宗现在时一分钱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立有大功的田令孜竟然将朝廷卖盐许可证要去了,熹宗也只好给了。于是田令孜就下令天下的盐池全部都归自己所有。

 

这就侵犯了许多人的利益。

首先,王重荣就不干了。

王重荣(?-887)也算是唐末名将,以反覆无常出名。籍贯、字号均不详。唐僖宗广明初年为河中(今山西省永济市,位晋西南隅芮城县西北)马部都虞侯。黄巢攻入长安时,他随从河中节度使李都投降。后来黄巢屡派使征调河中物资及士兵,王重荣不干了,他迫使李都叛巢,李都不愿反复,但在王重荣的逼迫下又没有办法,这个有着节度使头衔的让人,竟然出走,不管事了。王重荣一不做二不休,自为河中留后,上书朝廷。在这种情况下,熹宗直接任命她为河中节度使。然后,他就出发和黄巢军作战,但是,几乎没有打赢过。他倒有办法,找到也很有权势的宦官杨复光,两人联合召河东(与河中,同为山西省永济县)李克用出山。

王重荣看的很准,李克用是很能打仗的,必需想办法让其出山。这招是对的。果然,李克用出山了,引兵南下,迫使黄巢军撤出长安。王重荣因为这件大功升为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那么王重荣为什么反对田令孜收盐池呢。因为在僖宗逃向四川的时候,路过西北,把安邑、解县两个大盐池交给了王重荣。王重荣那靠着这两个盐池生财,所以,他的军饷没有问题。现在田令孜要把盐池收回去,几乎等于挖王重荣的祖坟。

于是王重荣乎奋笔疾书,历数田令孜十大罪状,上书僖宗。

田令孜作威作福惯了,有时他连皇帝都不放在眼中,还怕管你王重荣!于是,以朝廷的名义,一声令下调邠宁节度使朱玫和拓跋思恭合军进讨王重荣。

拓跋思恭对于朝廷命令当然服从,一听朝廷有事召唤,带着兵直接就奔着王重荣杀将去了。王重荣事先有准备,在沙苑就排兵布阵了,他担心自己人单势孤,跑到河东又把李克用搬来了。这下,拓跋思恭是碰到硬钉子了。

   李克用是唐末第一战将,本身是个沙陀人,和拓跋思恭所在民族党项那是天敌。再加上最近李克用好不容易带兵打进长安,结果刚开城门就被拓跋思恭也挤了进去。他心里早就憋着一股火,正好在这碰上了,“新帐老账一块算”,连打带削狠狠地收拾了拓跋思恭一顿,几乎将拓跋思恭全歼。而直到此时,拓跋思恭才彻底明白,所谓朝廷,就是他田令孜的。他带着残兵败将回了夏州,认真分析形势,估计唐朝的天下不久了,都是为自己在争斗。自己就算再怎么给僖宗(田令孜)卖命,他也给不了自己封地了,土地只有自己打下的,看住了,此傲视自己的。于是乎,拓跋思恭就霸着夏州开始休养生息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德恒王德恒 出生于1953年12月26日 满族。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研究员。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会员。现任FAB精彩企业集团专家顾问,SGS中外合资通用标准技术公司顾问,《中国高新技术企业》杂志副总编。 长年从事文物考古和文物保护工作,侧重旧石器时代研究和北方少数民族历史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学术风格和历史观点。出版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论著。代表作品有《顺治与鄂妃》、《大洋彼岸的龙雾》、《天根》、《殷虚龟甲历劫纪》、《北京的皇陵与王坟》、《金帝陵述略》、《壁画迷雾》《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大唐帝王 ...